章节目录 第585章 心怀鬼胎

作品:《镇国神帅

    只是,她刚推开门就被人迎面砸了个饭碗。

    看着那饭碗摔在地上,角落的墙上都被瓷片划了个印子。

    当时,林潇儿的脸就黑了下来。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宿了,但林晨一回想起那个眼神,还是觉得毛骨悚然。

    只见林潇儿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吴宁就已经开始破口大骂。

    “一个狐狸精,要不是你不肯好好的呆在夜遇皇宫,跑出去了,我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都怪你!”

    “都是你们!”

    “你和苏牧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你们两个都该死!”

    “都应该被人抽筋扒皮,肉都应该被人喂狗!”

    “骨头都应该被熬成汤!”

    听着吴宁一声比一声高的骂声,林潇儿就那么站在那里,面无表情。

    但,当她听到,从吴宁嘴里蹦出的“苏牧该死”这四个字的时候,她突然就忍不住了。

    那时候,好像所有的火都涌在了脑子里,控制着她,让她已经没有办法呼吸了。

    尤其是,当她看到对方,用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这样骂苏牧时,她突然就忍不住了。

    当即,她毫不犹豫地抽出了自己顺手拎过来的菜刀,一刀狠狠的划在了那脸上。

    吴宁被绑着双手。

    而且,她也从来没有想到,看似柔柔弱的林潇儿,会突然对自己动手。

    是以,她毫无察觉。

    但,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巨痛已经传来。

    她倒在地上,连捂着自己的伤口都做不到,她只能躺在地上不停地翻滚,惨叫。

    血流进了她的眼睛。

    她无法睁开眼睛,也无法看到苏牧那再次重蹈高高抬起来的菜刀。

    只是,刀刚刚抬起来,她的手就被人握住了。

    林潇儿瞪着丁顺,满脸都是愤恨。

    “她刚刚这么说苏牧,你竟然能忍?”

    “我忍不了!”

    丁顺淡淡的摇头。

    “可是,我也知道,如果你现在这么做了,对你不好,对苏牧也不好。”

    听到对苏牧不好,林潇儿这才回过神。

    她手一松,那菜刀就派生掉在了地上。

    见状,丁顺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天知道,他有多担心自己劝不下来林潇儿。

    林潇儿一失足成千古恨。

    所幸所幸,他所担心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但下一秒,林潇儿突然弯腰,又从地上捡起了那把菜刀,冷冷在那女人的脸上又划了一刀。

    两次的伤口几乎完全重合。

    林潇儿收回了自己的刀,听着那更为凄惨的惨叫声,她直接蹲下捂住吴宁的嘴,让她无法再发出声音。

    听着那呜呜声,林潇儿的声音轻飘飘的,却仿佛来自于幽冥。

    “啊,我告诉你,这就是你刚才骂苏牧的惩罚。”

    “他是我喜欢的人,你就绝对不能动他。”

    说着,林潇儿又补了一刀。

    她这一连串的动作下来,丁顺早就已经震惊的忘了制止。

    他站在旁边,一时间不知所措。

    林潇儿放下了刀,笑道。

    “这菜刀也挺好用的,是吧?”

    “你也借用了我的脸,现在我把它收回来一半。”

    “这道刀口是我亲自画的,我心里有数。”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大夫能恢复你的脸了。”

    “无论你以后再变成谁的模样,你的脸上都会永远远远的带着这一道疤。”

    说着,林潇儿突然嗤笑了一声。

    “我这刀,一向都不太准。”

    “可我没想到,这次两次的刀口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其实这样也好。”

    林潇儿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样,至少你再冒充别人的时候都会有很大的破绽了。”

    说着,林潇儿直接在那菜刀扔在了地上,转头就走。

    丁顺见状,急忙将刀捡了起来,跟在林潇儿身后,寸步不离。

    两人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浑身上下都裹着绷带的林晨站在门边,瑟瑟发抖。

    林潇儿看了他一眼,对着他露出了一个自己为和善的笑容。

    只是林潇儿不知道,她刚刚那一番动作下来,浑身上下都站满了血。

    脸上也是,嘴唇上也是。

    这一笑,就仿佛来自地狱。

    林晨当时“嗷”一嗓子就昏了过去。

    林潇儿的嘴角抽了抽转头看向丁顺。

    却发现,丁顺环着胳膊,站在那里脸色十分难看。

    “你怎么了?”

    “你对他好像有很大的意见。”

    林潇儿自认为,她对丁顺还算得上是了解。

    丁顺一直都是一个恩分明的人。

    按理来说,林晨这次费劲巴力的将他们从别墅带出来,丁顺不应该对他是这个态度才对。

    “我和他也算是故人了。”

    苏牧说着,嘴角微微上扬。

    只是,那表情,无论怎么看,林潇儿都觉得诡异。

    是以,林潇儿没有多问。

    不过,她没问,丁顺反而说话了。

    “你尽量离她远一点啊!”

    “为什么?”

    林潇儿有些不解的看向丁顺。

    就看到丁顺正恶狠狠的瞪着倒在地上的林晨。

    “这小子对你一直图谋不轨。”

    “那天晚上,你睡觉的时候,他就想偷偷潜进你的房间。”

    “结果,没进去,被我给打了一顿。”

    “谁知道,他死性不改,当天晚上又想做第二次。”

    “幸亏我对他还算是比较了解,不信任他,那天晚上就一直受在你的门口。”

    “什么!”

    林潇儿的音调瞬间拔高。

    她看着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林晨,脸色也变了。

    她真是万万没想到,林晨竟然惦记着自己。

    “只是,不知我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林潇儿垂下了头,脑子里仔细回忆着林晨这个人,却发现一无所获。

    “按照他说的,是在你认识大哥之前就已经见过他了。”

    “你怎么知道的?”

    林潇儿立即转头看向丁顺,眸中全是怀疑。

    丁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他感觉自己好像说漏了。

    不过,这次他好像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他背着手,淡淡的说道。

    “我昨天晚上去跟他深入的聊了一次。”

    “所以,他现在身上的伤是你干的?”

    林潇儿见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林晨满眼都是诧异。

    这件事情确确实实的出乎了她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