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36章 挑断脚筋

作品:《镇国神帅

    沈若愚眸底划过一道惊慌,但转瞬即逝,冷声道:“废物,退下!”

    闻言,苏牧倒是有些惊讶。

    这沈若愚并未让手下再贸然上前,算是聪明。

    方才他不过是在一瞬间内将体内真气和内力聚集在承浆穴上,只会些拳脚功夫的,无论肌肉模样练得有多吓人,在那一瞬间,也难抵住他的内力。

    所以,那壮汉才觉得手指像是被火烧着了一般。

    “姓苏的,昨日你在所有人面前令我难堪,让我饱受体肤之痛,今日我就让你明白什么是以牙还牙!”

    说罢,沈若愚当真恨得牙齿咯吱作响,不折不扣的咬牙切齿的真实写照。

    “好,”苏牧没做多想就应了下,“你先放了丁顺。”

    “放了他?”沈若愚却忽然脸色一变道,“你让我放我就放?”

    “你不是说只能活一个吗?让他走,我留下陪你玩儿,如何?”苏牧一面交涉,一面用余光朝丁顺望去。

    若是沈家下阴招忽然将绳子割断,依丁顺当下的状态,摔也要摔个半死。

    更何况,他已经饱受折磨。

    “呵,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坐在轮椅上的沈若愚高傲的抬起下巴,说道,“你来了这草村仓库,恐怕就没机会走出去了,竟然还敢跟我讲条件?我若是心情好,兴许能放了你的走狗,但那要看你表现了。”

    苏牧敛眉。

    这沈若愚说话当真像是放屁,不能信半个字。

    “表现?说来听听。”

    闻言,沈若愚唇角勾了一抹阴险邪笑。

    他朝身后人招了招手,当即有两个壮汉手持利刃上前。

    “姓苏的,你若能一声不吭让我的人挑断你的脚筋,再趴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就能留这丁家杂种半条命;若是你不肯,那今日这仓库内,就要再多出两具尸魂了。”

    他看上去胜券在握,苏牧只觉可笑。

    毕竟这沈若愚的手下连他的内力都扛不动,却敢放下如此狠话。

    挑断脚筋?

    呵,当真跟彼时的苏家一个德性!

    昔日苏家废他双手,今日沈家又看上他的双脚,还当真是有趣。

    看苏牧没吱声,沈若愚得逞道:“怎么?你怕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无论如何,我今天要见血!姓苏的,你没机会后悔了!”

    话音落下,他更是大手一挥命道:“上!我要让他也尝尝不能行走的滋味儿!”

    说话间,那两名持刀壮汉轻跃两下,就到了苏牧跟前。

    苏牧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劲风,明白这二人身上有些功夫。

    轰——

    砰——

    嗖——

    只听几声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眼前二人已对准苏牧心口和面部而来。

    苏牧镇定几个闪身,像是玩杂耍一般轻巧躲了开。

    那二人见没能攻下,眉间隐聚一道怒意,再出手,更凶猛了些!

    刃尖儿闪着寒光,在阴暗的仓库内划出带着铁锈气息的冷意。

    苏牧步步后退闪躲,并未被伤到半分。

    片刻后,沈若愚怒极。

    “姓苏的!你有本事就别躲!只知道闪躲算什么英雄好汉!”

    可苏牧却半分不恼,依旧不断后退,直到——

    直到他头顶就是丁顺!

    利刃再度袭来。

    苏牧蓦地眸心一顿,脚下猛然一震,整个人腾空而起!

    双脚直落那持刀二人肩膀之上,随即看准了其中一人的手腕,右手五指用力一拧,竟令那人原本悍然拿着刀的手不得动弹,眨眼间,那利刃就被苏牧拿在了手中。

    “借你的刀用一下。”

    苏牧低声说罢,趁机就是一个借力飞至空中,不偏不倚扒住了丁顺!

    “大……大哥?”

    丁顺瞠目结舌。

    苏牧来不及解释,余光已发现那绳索装置后面的人开始动手脚。

    不出意外,头顶的绳子很快就会断掉。

    他双腿猛然缠住了丁顺的腰,用方才从那壮汉手中夺过的利刃迅速隔断了绳子,左手提溜着丁顺的衣领就落了地,紧跟着就是一个跟头,平稳起身,就像是方才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丁顺却因着自身功夫不济,四仰八叉躺在地上。

    “你还好吧?”苏牧低眉问道。

    “没……没事,大哥,我还活着,你……你忙你的……”丁顺咧着牙强撑道。

    而苏牧则右臂朝空中一甩,那利刃应声而出,直挺挺插在了不远处一张废弃的木桌之上。

    “你沈家的东西我用不惯,我自己带了家伙。”

    说罢,他从口袋中掏出了那把小旅馆的齿梳——看上去脆弱不堪,但于他而言,对付沈家这一众,已然够了。

    此时的沈若愚脸色颇不好看。

    为了对付苏牧,他带了五十人有余。

    本以为稳操胜券,还能让苏牧认他做祖宗,可派了两拨出战的,竟都铩羽而归!

    简直是他沈家的耻辱!

    他双眸冰冷,盯着苏牧手里的齿梳,咬牙切齿道:“姓苏的,别以为你能对付我手下三四个人就了不起了,你拳脚厉害,难道还能一下子对付五十人吗!”

    说罢,沈若愚竟双臂强撑着半起身道:“给我拿下这两个人!沈家重重有赏!若是拿不下,你们今日谁也别想活!”

    滔天怒意令整个草村仓库看上去更血腥了几分。

    沈若愚根本不把下人当人的真面目也终得以暴露。

    苏牧手指轻轻拨了拨齿梳梳齿,轻道:“本想留你一条狗命,既然你不惜命,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他像是一把离弦的箭一般朝前奔去!

    沈家一众五十余人亦一窝蜂冲了来!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丁顺被吓得又跌坐了回去。

    当下虽不是以一敌百,也是敌半百了。

    苏牧手中只一把看上去根本没什么用的齿梳,若是如此都能打败沈家,那必然是能轰动整个天京的大事儿!

    丁顺下意识揉了揉眼睛,想为苏牧加油却哽了住,心脏怦怦跳个不停,生怕自己刚认的大哥有什么闪失。

    哪料他眼前刚清亮一些,竟看到苏牧像是变戏法一般整个人凌空而起、并未同冲上来的五十多人对抗,反倒是借着人群腾空一往无前——直指沈若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