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0章 股份到手

作品:《镇国神帅

    慕老太太见苏牧要离开,心中顿时慌乱起来。

    “慢着,你不能走!”

    苏牧顿住脚步,他本就不打算走,只是装腔作势罢了。

    如今有了台阶,当然要顺着台阶下来。

    “怎么,我的话说的不够清楚?”苏牧冷声道:“还是说,你们不准备承担一亿六千万的税款?”

    “兰雪在慕雪那小贱人手上,慕家凭什么掏钱!”慕曼丽大喊大叫了起来。

    她想不明白,明明胜券在握的事情,怎么三言两语就被苏牧把形势翻转了过来。

    慕元明也在一旁帮腔道:“不错,慕家人根本不参与兰雪的经营,我们不承认这笔账。”

    这一幕,苏牧早就预料到了。

    前前后后跟慕家人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他很清楚跟这帮泼皮无赖,讲道理是讲不通的。

    慕家人别的本事没有,胡搅蛮缠绝对是一流。

    “刘律师,你来解释吧。”苏牧看向身旁的律师。

    刘律师点点头,主动站了出来。

    “来之前我已经请公司财务部门的同事,看过兰雪集团前几年的账务了,这五千万偷税漏税,全部发生在慕雪小姐尚未经营兰雪公司的时期,而且这偷税漏税的款项,慕雪小姐自始至终都不知情,也从未从中获益。”

    “综上所述,如果打官司的话,我方有必胜的把握,让慕雪小姐从这件事情中脱身。”

    苏牧在一旁点点头,笑道:“听明白了吗?这事要是闹到法院去,就是四千万慕雪都不用出。”

    “这都是你们的一家之言。”慕元明不服。

    苏牧耸耸肩,摊手道:“那你们去跟法官讲吧,我也想看看,你们慕家的人在法庭上胡搅蛮缠会不会有用。”

    话说到这个份上,慕家人再怎么无耻,也知道事情已经盖棺定论了。

    苏牧从头到尾都摆出了一副不跟他们计较,公事公办的态度,这反而让他们有些束手无策。

    良久的沉默之后,慕老太太终于开口了。

    “苏牧,这件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怎么突然就变成两亿了,这对你们也没有好处吧!”

    “谁说没有好处,能看到慕家垮台,这四千万花的值。”苏牧重新坐在慕老太太对面,脸上的笑容根本止不住。

    刘律师在一旁帮腔道:“苏先生,其实我更建议您去打官司,这样连四千万也不用出,这两亿的税款全部都要由慕家承担。”

    “够了!”慕老太太狠狠的瞪了刘律师一眼,随后才再次看向苏牧,苦声道:“说说你的条件吧,钱慕家肯定是拿不出来的,而且你也不希望兰雪公司破产清算吧。”

    “总算说到正题上了。”

    苏牧长舒一口气,给了刘律师一个眼神。

    刘律师会意,从公文包中取出了不久前拟好的合同,放在了桌上。

    “慕家作价一亿六千万,将兰雪公司80%股份出售给麒麟集团。”刘律师推了推眼镜,面无表情道:“签了字,这笔账就跟你们没关系了。”

    “你想彻底将慕家从兰雪公司踢出去!”慕元明是最激动的一个,他一直都盯着兰雪公司想要将其收入囊中。

    “不可能,我也不同意!”慕曼丽同样出声反驳,跟自己父亲站在了一起。

    看到这一幕,苏牧有些反应过来了。

    他笑着看向慕老太太:“看来兰雪公司的八成股份在你手上啊。”

    慕老太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苏牧,你当真要将事情做绝?慕家可以承诺,从此不管兰雪公司的经营,只收分红。”

    “对对对,这样可以。”慕曼丽连忙点头道:“兰雪在慕雪手里我们都放心,没必要闹到这一步。”

    慕曼丽还等着慕老太太去世,从她手中获得股份呢,现在慕家最值钱的就是这兰雪公司的股份,她当然舍不得。

    看着慕家众人跳梁小丑一般焦急的模样,苏牧只觉得一阵反胃。

    “要么卖股份,要么就去坐牢,我懒得跟你们废话。”

    苏牧不屑道:“税款补缴只有三天的时限,三天一过,税务部门马上就会报警抓人,当天提起诉讼并判刑结案。老太太,你儿子孙女这是巴不得你死在牢里啊!”

    “放屁,你当税务部门是你家开的?还三天就结案,吹牛不打草稿!”慕元明嘲讽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麒麟集团法务部门主管刘远山,苏先生已经将这件事委托给麒麟集团的法务部。”

    麒麟集团在滨海市的能量不言而喻。

    慕家三人的脸色当即变得难看无比。

    “这件事跟麒麟集团有什么关系!苏牧,家事你也要找外人来帮忙?”慕老太太有些害怕了。

    她一辈子养尊处优,根本无法想象在监狱里的生活。

    “以前不见你们把我和慕雪当家人,现在大难临头了,倒是想起这事了。”苏牧摇头道:“老太太,这么大年纪了,多少要点脸吧!”

    “签合同,或者三天之内筹足一亿六千万用来缴税,你们现在只有这两个选择。”

    “慕家没钱!”慕元明准备耍赖到底。

    “就算老太太进去坐牢了,这笔钱也是赖不掉的。”苏牧也不在意,道:“没钱也有没钱的办法,慕家的别墅,车子都能值点钱,说实话,我已经迫不及待看你们家破人亡了。”

    话音落下,苏牧伸手拿起桌上的合同就准备离开。

    他这次是真的不想再废话了,之前还念着不让慕雪和陈兰难做,只准备拿了股份算了,可是既然慕家油盐不进,那他就公事公办。

    可就在这时,慕老太太突然伸手按住了合同。

    “我签!”

    “妈!”

    “奶奶,不能签!”

    慕曼丽和慕元明面色大变。

    慕老太太却根本不理会他们,拿起笔就在合同上签了字。

    “不错,总算有点担当了。”苏牧笑眯眯的收起合同,道:“白纸黑字已经写下来了,从今天开始,兰雪公司就跟你们没有半点关系了,而我跟慕雪还有陈兰,都跟你们慕家没有任何关系!”

    苏牧敲着桌子,一字一顿,缓缓的说道:“给你们一句忠告,欢迎你们再来找麻烦,但是找麻烦之前最好想清楚,能不能承受住我的报复。”

    “言尽于此,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

    话音落下,苏牧带着刘律师大摇大摆的离开。

    只留下慕家三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谁也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