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9章 顺水推舟

作品:《镇国神帅

    深夜。

    慕雪洗完澡躺在床上,脸上还是带着几分忧虑。

    “你明天准备怎么解决这件事?现在兰雪公司的资金链虽然很健康,但是绝对拿不出五千万的巨款去补税。”

    苏牧深深的嗅了嗅慕雪的体香,刚想要更靠近一点,却被慕雪推开。

    “别闹,跟你说正事呢。”慕雪抱怨道。

    见老婆不愿意稍稍亲热一下,苏牧也不失望,笑道:“兰雪公司的事情,自始至终咱们都有一个重大的隐患没有解决,这次慕曼丽上门,倒是给了咱们一个绝佳的机会。”

    “什么意思?”

    “股份!”苏牧不卖关子,直接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和咱妈在兰雪公司的股份只有百分之二十对吧?其余的百分之八十,在岳父去世之后,都被慕家给霸占了!他们之前没法拿股份说事,是因为麒麟集团的投资合同,限制了他们在兰雪品牌指手画脚,那合同写明了,兰雪品牌必须由你做主!”

    “哎,爸爸去世之后,他们就拿这件事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原本妈妈觉得都是一家人也就没在意,谁知道他们后来那么过分。”慕雪说起这件事,顿时有些伤感。

    无论是父亲的离世,还是慕家之后展现出的丑恶嘴脸,都让她难以接受。

    苏牧轻叹一声,伸手将慕雪搂在怀里,这一次慕雪没有拒绝,反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让自己靠在丈夫的胸膛上。

    “你还没说明天的事情怎么解决呢。”

    “很简单,拿着这份税务的文件去举报。”苏牧不屑道:“当初让你成为法人,只是防止你被慕家踢出场的手段,但是公司还有八成的股份在慕家手上。”

    “这股份在盈利的时候,当然是慕家占大头,但这次补税的事情,慕家理所当然也要负责八成的税款。”

    苏牧终于忍耐不住笑了起来。

    慕家此时恐怕还没意识到,他们这一次的所作所为,将会让他们彻底与兰雪公司无缘。

    “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们怎么会想出这么馊的主意。”苏牧道:“真是一家子草包,真以为法人就是公司老板了,那还要股份做什么。”

    “老婆,等明天...”

    话说到一半,苏牧突然听到怀中响起了轻微鼾声,慕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看着慕雪精致的五官下隐藏的疲惫,苏牧才骤然想到,这段时间以来,慕雪一直在操持着兰雪公司的事情。

    她虽然表面上不说,但背后承担了多少压力,恐怕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苏牧低头,轻轻在慕雪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的将慕雪的身子放平。

    随后苏牧自己也躺下,将慕雪搂在怀中。

    “老婆,辛苦了。”

    “嗯...”半梦半醒的慕雪,喃喃的应了一声。

    ...

    第二天一早,苏牧开车来到了麒麟集团。

    找到唐大伟,将事情说了一遍之后,苏牧取出了昨天慕曼丽留下的文件。

    “这是慕家人给的偷税漏税证据的副本,你找人去税务部门举报,最好让他们开出严厉的罚款,让慕家绝对承担不起。”

    唐大伟很快就找来秘书,将文件交过去之后,又交代了两句。

    麒麟集团这种滨海市的龙头企业,自然跟各个部门都有联系。

    短短一个小时之后,秘书就带着税务部门开出的罚单回到了办公室。

    “唐总,兰雪公司的税单在这里了,除了补缴之外,还有三倍的罚款,一共两亿。”

    “辛苦了,你先下去吧。”唐大伟摆摆手,打发走了秘书。

    等秘书关上办公室大门之后,苏牧这才接过税单,说道:“这两亿我来出,走麒麟集团的帐,等拿到慕家在兰雪的股份之后,也由麒麟集团替我代持。”

    一边说着,苏牧起身道:“在集团法务部找个律师来,我也该去慕家走一趟了。”

    “都已经安排好了。”唐大伟说道:“老板,要我陪你去一趟吗?”

    “不必了,你身份太高,跟在我身边像什么话。”

    ...

    劳斯莱斯缓缓停在慕家别墅的门外。

    苏牧走下驾驶位,带着麒麟集团的刘律师一道走进了慕家。

    客厅里,慕老太太、慕曼丽和慕家老二慕元明都在。

    “苏牧那废物来了。”慕曼丽冷笑道:“这一次,看他还能耍什么花招。”

    “不错,慕雪那小贱人被这废物教的,都敢不听我们的话了,等拿回兰雪,我一定要让她们去街上要饭!”慕老太太也恶狠狠的应和着。

    作为慕家的主事人,慕老太太已经在苏牧和慕雪身上吃了太多次亏,她早就将慕雪和苏牧恨到了极点。

    区区两个废物晚辈,也敢在她面前蹦跶?

    这一次,就要将他们打回原形!

    与此同时,苏牧也带着刘律师走进了客厅。

    他也懒得跟慕家的众人打招呼,自顾自的坐在了慕老太太对面。

    “苏牧,你他吗没大没小的,这是你能坐的地方?”慕元明呵斥道。

    苏牧扫了对方一眼,不屑道:“要不是非得跟你们这些人渣打交道,你以为这地方我愿意来?”

    一句话,噎的慕元明说不出话来。

    慕曼丽不屑道:“还敢这么嚣张,信不信我们马上把慕雪送去坐牢?五千万可不是小数目...”

    “不是五千万,是两个亿。”苏牧摇头失笑,随手将税单放在了桌上。

    “不用你们动手,今天早上我已经拿着你昨天留下的证据去举报了,第一次偷税漏税,只要补缴税款和罚金,就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顿了顿,苏牧笑道:“算了,你们太蠢了可能听不懂,换句话说,缴税两亿,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慕家的几人顿时愣在了原地。

    “你...你怎么会自己去举报?”慕曼丽难以理解:“兰雪公司拿得出两亿?”

    “当然拿不出,如今的兰雪才刚刚走上正轨,之前的贷款都用作公司运营了,账上也就几千万,而且还是货款不能动,至于利润更加无从谈起。”苏牧不在意的说道。

    话锋一转,苏牧冷笑道:“不过或许你们都忘了吧,兰雪公司的股份我们只占两成,还有八成在你们手上!同样的,这次兰雪背着的两亿罚款,你们也要承担八成!”

    “更别说这些偷税漏税的事情都是你们暗中做的,哪怕去打官司你们也没有任何胜算,慕雪最多也就承担其中的四千万。”

    “言尽于此,还剩一亿六千万,你们赶紧筹措吧。”

    苏牧果断起身,作势要离开。

    “如果限期之内交不上去的话,恐怕你们之中有人要去坐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