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8章 威胁

作品:《镇国神帅

    傍晚,苏牧开车接慕雪回到了家中,又过了一会,爱丽丝也到家了。

    陈兰已经准备好了晚饭,一家人各自落座。

    “最近公司怎么样?”苏牧没话找话的随口问道。

    “还算不错,有金梧桐集团的渠道,兰雪品牌的产品现在已经开始布局滨海市之外的市场,不过暂时效果还不明显。”

    爱丽丝也点头道:“兰雪品牌的设计和质量都很不错,对于金梧桐来说,也算是拓宽经营范围了,大家都有受益。”

    当然,爱丽丝没说的是,对于金梧桐集团的体量来说,兰雪这点东西根本就是可有可无,并且替代性极强。

    饭后,爱丽丝依旧独自回到了房间中不再出来,苏牧能看得出,跟他和慕雪一起生活,对于爱丽丝来说似乎并不是什么太好的选择。

    “她好像不太开心。”慕雪看着爱丽丝离开的背影,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奈。

    “算了,我回头跟她再聊聊吧。”苏牧微微摇头,他何尝不知道,和爱丽丝一起生活,对于慕雪来说也是一种煎熬。

    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跟喜欢自己老公的女人同住一个屋檐下,慕雪如今的沉默,只是因为善良和隐忍罢了。

    但长此以往下去,这件事必将会有爆发的时候。

    就在这时,别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陈兰接起电话应了两声,脸色有些难看的放下电话。

    “妈,是谁打来的?”苏牧问道。

    “小区的保安,是慕曼丽来了,我让他们放曼丽进来了。”陈兰微微皱眉道。

    苏牧长叹一声,自己这丈母娘什么都好,就是耳根子太软是非不分!

    前前后后,慕家都已经做出多少无耻的事情了,要是换做苏牧,肯定从此再也不跟慕家来往。

    更不可能放慕曼丽这女人进来!

    不过事已至此,苏牧再说什么也来不及了,只能无奈道:“看看慕曼丽又要来做什么吧。”

    大约十分钟后,慕曼丽走进了别墅。

    她进入别墅之后,四处打量了半天,眼中带着羡慕的神采。

    这别墅比他们慕家的别墅还要豪华精致,慕雪这贱人和废物苏牧凭什么住这种地方?他们配吗?

    想到这里,慕曼丽忍不住心中的嫉妒,不屑道:“怎么,离了慕家什么规矩都没了?客人来了连杯茶水都没有?”

    苏牧对慕曼丽视而不见,慕雪也没开口。

    唯独陈兰主动倒上了一杯茶水放在慕曼丽面前,道:“曼丽,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就行了。”

    “妈!上次的事你别忘了!”苏牧忍不住提醒道。

    上次如果不是她,谁知道慕家的人会对陈兰做什么!如今事情才过去几天,这丈母娘怎么又好了伤疤忘了疼。

    陈兰看了一眼苏牧,摇头道:“都是一家人,算了。”

    与此同时,慕曼丽则趾高气昂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随后不屑的一口将茶水吐掉:“呸,这茶真难喝,住这么大的别墅喝这种垃圾茶,也就你们家能做得出来了!”

    “你到底来做什么的?要是光是来说一堆废话,你现在就可以滚了!”苏牧冷声道。

    “好啊!”慕曼丽笑道:“只要你不怕你老婆进监狱,我马上就走!”

    话音落下,苏牧和慕雪神情一震,有些没听明白。

    陈兰则一下子慌了神:“曼丽,你别乱说啊!我女儿从来都是遵纪守法的,她怎么会坐牢!”

    “呵呵,我既然敢上门,自然是证据确凿的。”

    慕曼丽直接从挎包里将兰雪公司偷税漏税的证据放在了茶几上,笑道:“兰雪公司在过去的几年中偷税漏税,金额高达五千万之巨!这份文件要是捅出去,身为法人的慕雪应该逃脱不了干系吧。”

    “啊?偷税漏税?这事跟慕雪能有什么关系,她...她才刚刚接管兰雪公司啊,曼丽,你不能血口喷人啊。”陈兰慌乱的解释着。

    “慕雪是兰雪公司的法人,偷税漏税不找她还能找谁?”

    陈兰哪里懂这些,连忙道:“这个法人慕雪不当了,谁爱当谁当!我家慕雪可不能去坐牢!”

    说着,陈兰又怒视苏牧:“就是你!你这扫把星,当初要不是你蹿腾慕雪成为法人,今天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妈,你先别着急!”慕雪将陈兰扶着在沙发上坐下。

    慕雪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才刚刚接管公司没多久,经营都还没步上正轨,哪有时间查过去几年的帐。

    苏牧一直冷眼旁观,心中却早已经暗笑不已。

    此时此刻,他总算明白,为什么慕家能把偌大的家族企业,经营的连年亏本入不敷出了。

    一群法盲,这种可笑的理由都能拿出来,还自以为拿到了把柄,实在是可笑至极。

    不过苏牧也没说破,这件事情的发生,让他想到了关于兰雪公司的归属问题。

    如今恰好是顺水推舟,直接让慕家与兰雪公司彻底斩断关系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苏牧轻笑了一声,快步来到慕曼丽面前,说道:“说完了吗?说完了你就可以走了。”

    “哼,你还敢赶我走?看来你是存心想让慕雪去坐牢啊!”慕曼丽阴阳怪气的说道。

    陈兰一听哪还了得:“苏牧,你怎么能...”

    “妈,你先别说话!”苏牧忍不住呵斥了一声,陈兰吓了一跳,没敢再开口。

    苏牧这才看向慕曼丽:“这种事情你总要给我们一家人一些商量的时间吧。”

    顿了一顿,苏牧又说道:“明天早上,我去慕家给你们一个准确的答复,如何?”

    慕曼丽想了想,点头道:“行,就给你们一个晚上!这份文件也给你们留下,免得你们不相信!”

    等到慕曼丽离开之后,苏牧才无奈的看了陈兰一样,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头发长见识短也就罢了,护女心切还能理解,可这么大年纪了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实在是让人无话可说。

    难怪会被慕家整的这么惨。

    “放心,这件事交给我吧。”苏牧拍了拍慕雪的肩膀。

    “能解决吗?”慕雪有些担忧。

    苏牧不在意的笑了笑:“跳梁小丑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