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发自内心的开心

作品:《离婚后前夫总是想追我

    半瓶红酒喝下,两根烟抽完,他听到走廊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女孩子的声音他一下子就听出来了,独属于她的甜腻味道。

    她是跟苏凝一起来的,两人似乎在讨论着云柔的身体情况。

    云筝说:“我感觉她的状态很好,而且想赶紧康复起来的愿望也很强烈,所以我相信假以时日她肯定会好起来。”

    苏凝感慨道:“说实话,我真的没想到阿姨竟然这样坚强,意志力超级坚强,我太佩服她了,如果是我的话,说不定我就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念头了。”

    江敬寒随后听到云筝忽而放轻的声音:“或许是为母则强吧,她心里一定很牵挂我,所以才有这样坚强要活下去的意志。”

    云筝如今自己怀了孕,才懂为人母的那份坚韧与伟大。

    一个母亲是可以为了孩子不顾一切的,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也会牢牢护着孩子。

    苏凝则是笑道:“所以啊,你也要为了你肚子里的小宝宝好好生活。”

    “我会的。”云筝的语气一时间变得轻松了许多。

    隔壁江敬寒听着她提到孩子时忽而温柔的语气,一颗心也忍不住跟着柔软了下来,虽然她对他很抗拒,但对孩子的心思是柔软的,他很开心,也很欣慰。

    莫名的,他觉得她会是个好母亲,虽然她年纪跟周眉俞恩她们比起来年轻了许多。

    说实话,在这之前他虽然缠着她要孩子,但他从未仔细想过她做妈妈会是什么样子,他想大抵还是他照顾她跟孩子吧。

    俞恩跟周眉随后也进了包厢,几个人随后开始点菜,听得出来俞恩她们都很照顾云筝这个孕妇的口味,点的都是比较清淡的菜系。

    江敬寒刚吃了没几口菜,就听周眉吐槽易慎之:“我最近快要被易慎之烦死了。”

    江敬寒一听,赶紧开启录音模式,就听周眉说:“原本我们说好备孕生二胎的,结果他忽然又说先不要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觉得亏欠小易太多,先弥补几年再说。”

    “明明要老二也是他提出来的,现在不要的也是他。”

    “真是烦死了。”周眉没好气地说,“我是个职场上的人,他到底知不知道是否怀孕生子关系到我许多工作的安排。”

    周眉一想到易慎之的反反复复,就觉得很是头疼,一个大男人,怎么在这件事上这样举棋不定的。

    周眉的话音一落下,苏凝可来劲儿了。

    她当即就说道:“我跟你有同样的烦恼,在要孩子这件事上,周长宁也跟神经病一样。”

    “我们最初刚结婚的时候,他斩钉截铁地说不要孩子,三五年之内不考虑,我也乐得清闲,后来他也不知道发哪门子的神经,忽然又想要孩子了。”苏凝吐槽起周长宁来毫不客气。

    “结果我又接了电影的工作,没法要。”

    “最近这不是我休假吗,我也让珊妮暂时不要给我接别的工作了,打算先生个孩子再说,结果他又不要了,说他还是喜欢我们二人世界,要孩子的事等过几年再说。”

    “我都要疯了!”苏凝的语气很是夸张。

    俞恩笑了起来:“周长宁肯定是因为你前段时间在国外拍戏,你们分开的时间太长,让他太想你了,以至于现在你回来了,他只想跟你二人世界。”

    苏凝哼道:“再这样二人世界下去,我的孩子跟你们的孩子以后可要有代沟了。”

    “你们看现在云筝都怀孕了,我要是生个女儿还好,跟你们的儿子们恋爱倒也合适,可我要是生个儿子,跟你们的女儿们可就要姐弟恋了,我跟周长宁倒是无所谓,怕你们的老公们心脏受不了啊,哈哈哈哈。”

    苏凝说完自己先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苏凝的脑洞也真是大,都已经想到后面几家的孩子结亲的事了。

    随着云筝怀孕,往后他们这几家的孩子肯定都会比她的孩子大,她不得不想到姐弟恋这个事。

    周眉笑着说:“你能保证以后你的孩子跟我们这几个孩子看对眼吗?说不定人家喜欢上了别人家的孩子。”

    “那倒也是。”苏凝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不过我还是更倾向于跟你们做亲家,最起码咱们知根知底的啊,孩子肯定也都是咱们看着长大的。”

    说道这里苏凝又看向了俞恩:“我真是太喜欢你们家承颜了,可如果我真的生了个儿子的话,真的就要姐弟恋了。”

    俞恩失笑。

    苏凝也不知道是中了哪门子的邪,对她家承颜喜欢的要命,整天说要让她儿子娶承颜,不否认苏凝这样说有故意气傅廷远的成分在里面,毕竟他俩人到现在都互看对方不顺眼,动不动就给对方填一下堵。

    傅廷远每次都气得对苏凝说:“你想当我女儿的婆婆,得先生个儿子出来再说。”

    江敬寒随手就将女人们的这些聊天发到了群里,傅廷远听到苏凝又在觊觎他的心肝宝贝女儿,当即气得心想他要寻个秘方去,生女儿的秘方,然后交给周长宁,让他跟苏凝生个女儿好了,省得苏凝整天惦记着他女儿。

    生个女儿俩人就只能做姐妹了,傅廷远可不想跟苏凝结亲家,苏凝跟俞恩是闺蜜已经够让他头疼的了,要是以后再做了儿女亲家,他怕是能被苏凝气死。

    至于听到周眉吐槽自己反反复复烦死人的易慎之,则是气恼不已。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几个女人聚到一起,果真是吐槽大会,专门吐槽男人的大会。

    江敬寒是这场聚会里唯一的幸免者,因为他之前跟云筝闹的不愉快,所以一晚上根本没人提及他,云筝更是不会吐槽他。

    他倒是很想听听她对他的吐槽,然而现在的他……连被他吐槽的资格都没有了,谁会闲的没事吐槽自己的前夫?还是自己无比痛恨的前夫?

    想到这里,江敬寒反而觉得他比被吐槽的那几个男人更心酸,于是再次自斟自酌了起来。

    他唯一的安慰就是能感受到云筝的开心,跟周眉她们在一起她是发自内心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