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 一些过去的心结

作品:《离婚后前夫总是想追我

    终于求得了易慎之的帮助,易蓉蓉松了口气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易慎之懒得跟她共处一个空间,搂着周眉的腰就打算离开。

    “等一下。”易蓉蓉喊住了两人。

    易慎之顿住脚步回头,眉宇间已经全是不耐。

    不过易蓉蓉这次没看易慎之,而是看着他身旁的周眉缓缓地说:“周眉,其实易慎之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花心。”

    周眉表情怔了一下,一旁的易慎之则是挑了挑眉,随后好整以暇地看向了易蓉蓉。

    易蓉蓉苦笑着解释:“他有许多绯闻都是我跟我妈故意制造出来的,我们当时是为了抹黑他,给他塑造一个私生活混乱的不良形象。”

    周眉惊讶地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易慎之,只见他目光幽幽地回应了她的视线,顺带鼻腔里有些傲娇地哼了一声。

    “祝你们幸福。”易蓉蓉又说了一句,随后转身率先离开了这一处。

    易蓉蓉离开后,这一处僻静的空间愈发静谧了,易慎之没说话,周眉也一直垂着眼不说话。

    最后是易慎之先沉不住气了,他长腿往前一迈,将靠在走廊上的女人整个给抵在了身后的墙壁上,就那样凝着她低声询问:“心里在想什么?”

    周眉抬眼看向他:“你为什么从来不对外解释那些绯闻?”

    她从来没想到,易慎之的那些花边新闻,有许多是易夫人跟易蓉蓉做的手脚。

    没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心里暗暗喜欢着他,看到他整天绯闻不断,心里也挺难受,在一起之后他还是绯闻不断,她就更难受了。

    他明明跟她在一起,但却还跟别的女人暧昧不断,她感受到的只有他对她的不尊重,还有无尽的失落自卑。

    她想一定是她不够好,他才会在外面还留恋别人。

    “没什么好解释的。”易慎之神色莫名很是认真,“这个社会很现实,也有许多我们想象不到的黑暗,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所有力气都放在让自己变强这件事上。”

    “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外界的指指点点和花言巧语就永远不会将我们击垮。”

    周眉讶然看着面前的男人,完全没想到他终日漫不经心的外表下藏着这样一颗认真且看透一切的心。

    易慎之瞧着女人因为讶然而微微张开的红唇,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生生克制住了自己低头亲过去的冲动。

    他微微俯身,以几近贴上女人耳垂的姿态在她耳边又说了一句:“是错永不对,真永是真。”

    周眉整个人都惊住了,难以置信地看向男人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容。

    他刚刚说的那句话,是她很喜欢的一位歌手张国荣《沉默是金》这首歌里面的歌词,她很喜欢这首歌,经常放着听。

    确切地说是她经常放张国荣的歌听,跟易慎之在一起的时候如果两人没什么事她会放音乐听,当然前提是她会征求他的意见,要不要一起听听歌。

    他每次都表示没有任何异议,于是两人一起也算是听了很多歌,但周眉可没想到易慎之会知道这首歌的歌词,毕竟这是首粤语歌,如果不是专门研究过歌词,一般都听不懂。

    他……这是专门研究过这首歌吗?

    “本来是跟着你一起听的歌,没想到最后我自己也喜欢上了,他这首歌的心境很适合我。”易慎之温声解释着。

    周眉没说话,没想到她对他还有这样的影响力。

    易慎之又重重叹了口气说:“你走之后我也中了你的毒,整天听他的歌。”

    岂止是中毒,应该说是发了疯。

    开车的时候听、在家里待着的时候听、外出出差的途中也戴着耳机听,反复循环着她当初喜欢的那些歌。

    那个时候他不知道她对他如此重要,重要到他连她喜欢的每一首歌都已经刻入了骨子里,以为他只是习惯了听那些歌而已,后来才发现,他发了疯地循环她喜欢的歌,是因为这样能找到一丝丝安慰。

    “你不是中了我的毒,是这些歌本来就好听,你是中了歌手的毒。”周眉很怀疑自己对他的影响力会这样大,本能地就觉得是歌手的魅力,毕竟那也都是很优秀出色的歌手。

    “还需要我说的更直白一些吗?”易慎之眼见她又要逃避,盯紧了她接着又说,

    “周眉,因为我栽在你身上了,所以你的喜好才能影响我。”

    周眉的思绪开始有些乱,这样直白告白的话他不止说了一遍,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从最初的难以置信到现在的竟然有几分相信。

    果然男人的花言巧语很能打动女人。

    “你对我就真的一丝信任都没有吗?”易慎之无奈地摊手,“过于我的那些过去,刚刚易蓉蓉也算是替我澄清了一些,你还有什么想问的或者要质疑的?”

    周眉抿了抿唇,最终抬眼看向了他。

    既然他这样说了,那她便问了。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有几次她心里真的很不好受,那些委屈难过一直积压在心底,导致他在她这里几乎没有什么信誉可言。

    “有次慈善晚宴,你跟某个模特一前一后离开了宴会现场,一前一后入住了同一家酒店,第二天你们还一同从酒店出来。”

    周眉说到这里后垂下了眼:“你们是不是一起过夜了?”

    这件事是她心里一个很大的芥蒂,尤其那个时候她跟易慎之才刚在一起,她心里本就忐忑不安着,总觉得跟他在一起的事不真实。

    那个模特是出了名的身材好,相貌也很出众,是每个男人都会喜欢的类型。

    他被记者拍到跟那模特一同从酒店出来,她当时心都碎了。

    随后整个人便被浓浓的自卑给笼罩了,她觉得自己哪儿哪儿都不如那个模特,她还记得那天晚上易慎之说去她那儿的时候,她以要加班为由拒绝了。

    后面的一个周她都有各种借口避着易慎之,她不擅长吵架,可也不想违心地跟他你侬我侬。

    后来她跟易慎之是怎么和好的?

    好像是她下班后独自去酒吧买醉,刚刚跟易慎之碰了个正着。

    易慎之许是被她拒绝了一个周之后彻底恼火了,一见到她就将她从酒吧给拎了出来。

    她当时已经喝了不少酒,被他一晃扶着旁边的树就吐了出来。

    因为吐的胃里难受,她又蹲在原地无声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