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闹僵

作品:《离婚后前夫总是想追我

<p>周长宁没抱到人,倒也不恼。</p><p>转而低声关切问她:“吃饭了吗”</p><p>苏凝可没心情跟他你侬我侬,双手环臂蹙眉盯着他问:“你所谓的帮我处理我父母的事,就是对他们动粗?”</p><p>原本苏凝没打算找周长宁这件事,但他此刻出现在自己面前苏凝索性就提了提。</p><p>周长宁闻言微微蹙眉:“他们找你了?”</p><p>“是。”苏凝倒也没有否认。</p><p>周长宁眉眼间划过一丝阴狠:“真是找死。”</p><p>他没想到苏峰他们这么快就找苏凝控诉他了,他之所以在苏凝不在江城的时候对他们下手,就是不想让他们烦苏凝,看来是他小瞧了他们的无耻程度。</p><p>苏凝瞧着他这幅样子就来气,忍不住又说:“周长宁,你以为你是谁?”</p><p>周长宁抬眼看向她,眼底全是打量:“生气了?我对他们动粗,你生气了?”</p><p>苏凝别开眼说道:“我不需要你这样为我出头。”</p><p>他是否对苏峰他们动粗,她没有太多的感受,她对苏峰他们早就没了感情,她恼火的是周长宁一直自以为跟她之间关系很亲密似的,如今还跑到了这里来。</p><p>周长宁迈步走到苏凝面前,深邃的眸子凝着她说:“苏凝,你这样聪明,不会想不到对付他们那种人只有比他们更狠更无耻吧?”</p><p>苏凝都不知道自己该气还是该笑了,这人以前总是爱喊她傻瓜、笨蛋,每每她做题搞不懂时,他就会很无奈的说:我怎么找了这么个笨笨的女朋友啊。</p><p>这会儿他竟然亲口说她聪明,不知道他是不是脑子秀逗了。</p><p>周长宁又说:“而你作为他们名义上的亲生女儿,根本没法对他们做这些绝情的事,只有我来出这个头,他们才不敢继续欺负你。”</p><p>见她不说话,周长宁挑了挑眉欺近她问:“不然你指望俞恩跟傅廷远帮你出头?”</p><p>苏凝后退一步哼了一声:“那我也不需要你出这个头。”</p><p>“口是心非。”周长宁边说着边伸手抚上了她嫣然的唇。</p><p>苏凝恼火地继续后退了一步,结果就退到了身后的墙上,周长宁勾唇轻笑了一声趁机一步迈过来,再次将她困在怀里。</p><p>苏凝这下不打算束手就擒了,膝盖一曲就朝他攻了过去,谁知几年过去周长宁竟然身手了得,三下两下化解了她的招数,将她按在墙上便亲了过来。</p><p>苏凝都被气懵了。</p><p>这人什么时候有了这样好的身手?以前念书的时候他不是翩翩贵公子清俊高冷的吗,按理说不该会这样拳脚功夫。</p><p>她又哪里知道,周长宁从来就没说过他自己没有任何防身术。</p><p>那次封浩为难他,要不是她见义勇为帮他,他自己就反击封浩了,但因为她替自己出头,他就顺水推舟承了她的人情,不然他们怎么会有交集呢?</p><p>周长宁的唇刚凑近苏凝,房门忽然被敲响,他的动作只好戛然而止。</p><p>门外传来庄庄的声音:“凝姐,晚饭我买回来了。”</p><p>庄庄倒是有苏凝房间的房卡,但是出于对个人隐私的尊重,庄庄每次进苏凝的房间之前还是会先礼貌敲门,征得苏凝的同意之后再进。</p><p>苏凝一听是庄庄的声音顿时急了,她不能让庄庄知道周长宁此刻在她的房间里,不然庄庄告诉了陈珊妮的话,陈珊妮能连夜飞来剧组扒了她的皮!</p><p>所以她急忙推着周长宁:“你、你先去卫生间里躲一躲。”</p><p>苏凝以为周长宁会识趣地赶紧配合他,谁知男人却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反问她:“我为什么要躲?”</p><p>苏凝被狠狠噎了一下。</p><p>她再次抬眼细细看向男人的眼底,这才发现他的神色间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摆明了要自证自己的身份。</p><p>苏凝头疼不已。</p><p>门外庄庄不解的声音再次响起:“凝姐?你在吗?”</p><p>“我在我在我在。”苏凝连忙应声,生怕庄庄过于担心从而直接刷房卡进来。</p><p>“你稍等一下,我这边有些事要处理。”她又这样交代了庄庄一句。</p><p>“哦,好的。”庄庄应道。</p><p>苏凝打发完庄庄,这才咬牙瞪向面前的男人小声说着:“你到底打算干什么?要是被庄庄撞见你现在在我房间,我那无敌凶悍的经纪人会撕烂我的!”</p><p>“在外人面前你隐藏我的存在也就罢了,但在你这些亲近的人面前,我就不配拥有姓名吗?”周长宁咄咄逼人,“甚至你连俞恩都没告诉。”</p><p>“要不是我发布会的时候带我奶奶出现在后台,只怕是你现在还不会告诉俞恩我回国了。”</p><p>周长宁说着这些的时候,表情里划过一丝受伤:“苏凝,你跟俞恩的关系有多好我很清楚,其他人你隐瞒也就罢了,可你为什么要对俞恩也隐瞒?”</p><p>在周长宁看来,苏凝瞒着俞恩,是对他最大的伤害。</p><p>“就因为我跟她关系好,所以我才瞒着她。”苏凝也不甘示弱,“因为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未来,我不想她怀着孕还为我的一堆烂事瞎操心。”</p><p>“烂事?”周长宁难以置信,“我跟你之间算是烂事?”</p><p>“不、不然呢?”苏凝心虚地结巴了一下。</p><p>可好像她也没说错什么把?</p><p>她跟他之间,不就是一笔烂账吗?</p><p>再夹杂着他父母那边对她的不喜,以及她那双无耻至极的父母,苏凝每每想起来就觉得头疼无比。</p><p>许多时候哪怕苏凝如今红的发紫风光无限高高在上,可她还是会觉得自己配不上周长宁。</p><p>他们之间,他清风朗月如同天上仙,而她却在泥泞的尘埃里。</p><p>周长宁眼底惊痛地死死盯着她,苏凝能感受出他的心情来,她抿唇别开了眼,无法跟他对视。</p><p>“苏凝,你可真行!”最终,他语气微颤地丢给她这样一句,然后猛地松了她径自开门离去,苏凝被他这番操作给吓得要窒息了。</p><p>庄庄如今正在门外,他这样一走不等于露馅了吗?</p><p>可对于愤怒到失去理智,伤心到六亲不认的周长宁来说,什么都顾不上了。</p><p>门外的庄庄被一闪而过的男人身影给吓得魂飞魄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之后她冲进来关好门,然后紧张地拽着俞恩就问:“凝、凝姐,刚刚有男人从你房间出去了?”</p><p>苏凝有气无力地应了她一声:“是周长宁。”</p><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