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诚心解释

作品:《离婚后前夫总是想追我

<p>“我昨晚参加一场晚宴,一个女的在我面前崴了脚,结果媒体今天把我们俩写的很是暧昧。”傅廷远说着说着又止不住火大。</p><p>“这些媒体真是丧心病狂,断章取义的本事太卑鄙,他们放出了我握住那个女的胳膊的照片来,就说我跟她眉来眼去。”</p><p>“我他妈握住了她的胳膊之后接下来就一把将她给推开了,没想到他们故意只放那一张照片!”傅廷远恼火之下都飚了脏话。</p><p>他已经让人去撤热搜了,更第一时间澄清跟那女的半分关系都没有。</p><p>“哦。”俞恩想她已经明白了,他这是被人给利用了,那女的很显然是想要利用他的名气来炒作。</p><p>她轻飘飘的一个哦字,让傅廷远本就烦躁的心情愈发糟糕。</p><p>他再次强调:“我以为我对你的心思所有人都知道了,她们就不会再往我身边凑了。”</p><p>俞恩失笑:“你这样身份地位的男人,身边永远都不会缺女人投怀送抱,无论你是否明确心意。”</p><p>即便结了婚,那些女人也依旧趋之若鹜,要是大家都三观很正的话,这个世界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小三了。</p><p>“不管她们什么企图,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傅廷远一个没忍住,又说起了情话。</p><p>俞恩没法接话,只好沉默了下来。</p><p>“你……忙吧,再见。”傅廷远先结束了这通电话,但语气明显恋恋不舍。</p><p>俞恩也没说什么,接着挂断了电话。</p><p>傅廷远其实没必要特意打电话过来解释一下这件事,她相信他不是那种拈花惹草的男人。</p><p>这么多年除却当初跟沈瑶的暧昧,他没有招惹过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p><p>而跟沈瑶那些事,他也已经承认了,是因为那个时候他心里对她有怨,所以故意弄出那些事来让她痛苦难堪。</p><p>傅廷远刚结束跟俞恩的通话,邵经的电话就又打了过来。</p><p>邵经在那端快要哭出来了:“傅总,青青她——”</p><p>邵经刚说了几个字就被傅廷远火冒三丈地打断:“邵经,你不要再一遍遍打电话过来求情,我说了,马上开除那个女人,违约金我付。”</p><p>邵经口中的青青,名叫白青青,是星创的签约艺人,也是邵经的情人,更是昨晚那个故意借他炒作的女人!</p><p>傅廷远收购了星创之后去过星创,也开过会,见过这个白青青一次,但他根本没将她放在眼里,更没多看她一眼,谁知昨晚竟然被她给算计了。</p><p>他今天得知这件事,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邵经,让邵经将白青青给开除了,邵经吞吞吐吐了半天才承认他跟白青青有染,还替白青青求情,说她只是想再增加一些曝光度而已。</p><p>傅廷远气了个半死,白青青想增加曝光度,竟然敢招惹他?</p><p>她是不是嫌自己死得太慢了!</p><p>以及,在他看来白青青未必就只是想增加曝光度,还有一种可能是借机跟他扯上关系,就此让别人以为她真的跟他有点什么。</p><p>可偏偏,邵经还天真地以为白青青是真的没有别的企图。</p><p>想到这里傅廷远止不住地骂道:“就这种女人,你还把她当宝?”</p><p>他当初看上星创,纯属是因为叶文跟邵经有些交情,说不定能将新剧改编权交给邵经,这件事他倒是押对宝了,叶文确实跟星创合作了,但他没想到星创有白青青那么个恶心的艺人。</p><p>“青青真的没有别的意思……”邵经还在没完没了地替白青青说话。</p><p>傅廷远干脆不客气地骂人了:“邵经,你脑子是被驴踢了吗?”</p><p>“我先不说她明知道你有家庭还贴上去巴巴做了你几年的情人,就说昨晚这件事,她是你的女人,故意接近别的男人,你能忍?”</p><p>邵经被傅廷远给骂惨了,也感受到了傅廷远的努力,在电话那端一时间不敢说话。</p><p>“你再说一句你跟她一起滚!”傅廷远撂下这句话便挂了手机。</p><p>反正叶文跟星创的合同已经签了,邵经再这么膈应他,他真的踢了邵经。</p><p>也不知道邵经中了哪门子的邪,竟然觉得白青青是朵小白莲,处处护着她,给别人做小三的女人,能是什么好东西?</p><p>听说这几年邵经频繁跟他老婆提离婚,都是白青青闹腾怂恿的。</p><p>但邵经的老婆也是个狠人,放话出来说这辈子都不会离婚,永远都不会让那些小狐狸精做上邵太太的位置,撂完狠话就带着孩子出国了。</p><p>邵经即便想离婚,也要大老远地折腾,有心无力。</p><p>所以白青青这几年即便跟邵经再暧昧,也永远不能光明正大,出席任何场合,也只能落得一个女伴的身份,而不是什么女朋友或者邵太太。</p><p>那端,邵经的电话刚被傅廷远挂断,一旁的白青青就摔了面前的咖啡杯:“傅廷远是不是有病?他既然都是星创的老板了,我不过是借着他的名气增加一些曝光度而已,他怎么就不同意?”</p><p>白青青下一秒又哭了起来:“我赚来了流量,赚来了各种代言和项目,不是在给公司赚钱吗?”</p><p>邵经走过来抱住她试图安慰她:“他的性格向来是这样,说一不二。”</p><p>“什么说一不二?他当初跟那个沈瑶传绯闻的时候,不是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白青青抹了把眼泪愤愤说道,“我是你的女人,他分明就是看轻你,欺负你,他默许了这件事,不就等于给了你面子吗?”</p><p>邵经有些头疼:“你要操作这件事为什么不事先跟我说一声?你跟我说了,我提前跟他打声招呼,也不至于弄得现在这样难看。”</p><p>炒作炒到新上任的老板头上,他要是知道了,绝对不会允许白青青这么做的。</p><p>白青青捶了他一下:“你现在竟然怪起我来了?”</p><p>“要不是你没本事经营不善星创越来越走下坡路,我至于到现在都只是个二线吗?我至于被别人抢走我喜欢的珠宝代言吗?”</p><p>“我大学刚毕业就跟了你,清清白白干干静静的一个女孩,我以为你能给我一个家,就算给不了家,也给我一份辉煌的事业吧?结果你呢?到现在你家也没给我,事业也没给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