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要不然你打我吧

作品:《离婚后前夫总是想追我

<p>“你——”俞恩不是个会吵架的人,面对着傅廷远这一番咬牙切齿的话,俞恩一时间恼火得说不出话来。</p><p>傅廷远冷哼了一声:“你有什么好气的?我都被你气了个半死了。”</p><p>肺都要气炸了,恨不得掐死她。</p><p>竟然敢怀疑他日后会移情别恋?</p><p>他压根就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p><p>不行,越想越气,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能解气。</p><p>心里这样想着,手上一点都没耽误地就将她给按进了怀里,低头狠狠亲了过去。</p><p>齿尖咬着她柔软的唇瓣,好一番狂风骤雨的肆虐。</p><p>俞恩在他怀里各种捶打着他挣扎着,他是疯了吗?先不说他们俩此时的关系已经是分手了的男女,就说此刻的地点吧,这是在周眉公寓的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人从楼里出来。</p><p>大白天的,他们俩在楼前搂抱接吻,这多不正经!</p><p>“你不要脸,我还要脸!”等傅廷远好不容易松了自己,俞恩红着脸愤愤骂了他一句,转身就跑。</p><p>谁知刚跑了两步又被认给拽了回来,傅廷远毫不客气地将她给塞进了车里。</p><p>“上车,送你回家。”傅廷远三下五除二就给她系好了安全带,等于间接将人给绑在车里了。</p><p>俞恩赌气说道:“我自己打车走。”</p><p>傅廷远俯身将人给按住,眯着眼危险警告:“你是不是嫌刚才亲的轻了?要亲到你腿软走不了路,你才能老实吗?”</p><p>俞恩被傅廷远这番不要脸的话给惊到睁圆了双眼:“傅廷远,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p><p>“这就不要脸了?”傅廷远一丝一毫反省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凑过来贴在她耳垂旁说,“我还有更不要脸的时候呢,你又不是没见过。”</p><p>俞恩:“……”</p><p>俏脸瞬间涨红,她一把将他给推开:“你赶紧开车吧。”</p><p>她真的不要再跟他说话了,这人越来越没有底线了。</p><p>她实在是很想问问他,他到底有没有他们已经分手了的认知?</p><p>傅廷远见她老老实实待在车上了,没再逗她,坐直了身体驱车驶离。</p><p>“先送你回家,休息一下换身衣服,中午跟许航妈妈一起吃个饭,下去我们就出发去安城。”傅廷远边开车边这样交代。</p><p>“我们?”俞恩有些不解,“你不会也要一起去吧?”</p><p>傅廷远哼了一声:“难不成你认为这件事只是你一个人的事?”</p><p>只有她的身体赶紧调理好,他才能有安稳幸福的日子过,所以这自始至终就不是她自己的事,而是他们两个人的事。</p><p>俞恩自然能听出他话里的固执,别开眼低声说:“你那么忙,就不用跟着去了。”</p><p>俞恩倒不是排斥,而是心疼他。</p><p>周眉现在走了,他的左膀右臂相当于失去了一只,肯定许多工作都会积压到他身上来,可他还要陪着她大老远地去安城奔波。</p><p>而且前天晚上他才刚刚从京城的温泉山庄回来,算起来这段日子他一直在随着她各种奔波……</p><p>她于心不忍。</p><p>本也不是因为不爱他了才分开,眼睁睁看着他这样劳累,她自然心疼。</p><p>傅廷远接着她的话倒是应了一声:“我确实很忙,但再忙也要陪你去,家庭事业两手抓。”</p><p>“家庭?”俞恩眨了眨眼,随后又恼火极了,刚刚对他的那丝心疼荡然无存。</p><p>谁跟他是家庭了,他能不能别总是这样恶意模糊他们两人现在的关系?</p><p>一句话都不想再跟他说,俞恩兀自别开眼看窗外了。</p><p>到了家俞恩兀自就回了她那边,傅廷远倒也没来打扰她。</p><p>俞恩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又给叶文打了个电话,说了许航帮她介绍医生的事。</p><p>叶文当然知道许航是因着傅廷远的原因才帮俞恩,但叶文还是支持俞恩去见一见那位医生,无论如何只要有一丝希望,他就不会让俞恩错过。</p><p>如果真的能调理好了,她也就不用这么苦了。</p><p>结束跟叶文的通话,俞恩收到傅廷远发来的信息:“准备一下要出发了。”</p><p>俞恩连忙收拾了一下自己下楼,结果一抬眼就看到傅廷远正气定神闲悠然坐在她客厅的沙发里,俞恩被吓得不轻。</p><p>后又想起来,她家密码锁的密码还是她亲自告诉他的,他自然能登堂入室,看来她有必要改一改了。</p><p>不过俞恩还没等说什么,傅廷远已经起身朝她走了过来。</p><p>抬手将她搂进怀里,他垂眼凝着她问道:“你就一点都不怀念我们一起在这生活的日子?竟然说走就走?”</p><p>傅廷远想起这件事来就觉得窝火,天知道他那天经历了生死从天景山上下来,却被告知她决绝离开的心情是怎样的。</p><p>要是不气不恼的话,也不至于被当场昏倒。</p><p>“不怀念。”俞恩故意说着伤人的话,想让他清醒点看清他们现在的关系。</p><p>还有,他这会儿逼问她这件事,是秋后算账来了?</p><p>不过她说不怀念傅廷远却一点都没生气,而是抬手戳了戳她左边胸口的位置,控诉道:“你的心可真硬,是石头做的吗?”</p><p>傅廷远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是无奈的,无奈中又带着些许的心酸,而他这样复杂的情绪里,藏着的事他对她的纵容与宠溺。</p><p>他纵容着她说走就走,纵容着她说伤人的话,纵容着她伤他……</p><p>俞恩胸口猛得一阵刺痛传来,疼得她瞬间红了眼眶。</p><p>他们之间现在完完全全是反过来了,以前是她纵容他,纵容他对她冷淡,纵容他辜负她,如今她倒是成了肆无忌惮的那一方了。</p><p>她红了眼眶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倒是把傅廷远吓了一跳。</p><p>“我……”傅廷远一时间有些无措,他可没想到她会哭,他不过是说她几句发泄发泄而已。</p><p>再说了,他话也没说得多重不是吗?</p><p>“对不起,我不该说你的心是石头做的。”没有犹豫他第一时间就道歉,看来以后不能逞口舌之快了。</p><p>他这样没有原则地上来就道歉,反倒让俞恩心底的歉疚感更重了,眼泪吧嗒一下彻底滚落了下来。</p><p>傅廷远彻底慌了,僵了一下之后连忙抬手给她擦眼泪:“要不然你打我吧,只求你别哭了。”</p><p>她一掉眼泪,他的心都碎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