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对他负责

作品:《离婚后前夫总是想追我

<p>考虑到傅廷远的手受伤了,所以去医院的路上俞恩开着傅廷远的车。</p><p>因为着急,她将车开得飞快,完全不是她以往开车沉稳的风格。索性夜里挺晚的了,路上也没什么车,一路上倒也畅通无阻。</p><p>跟俞恩的紧张不同,傅廷远悠然坐在副驾驶上,趁着简短等红灯的时间别有用意地问俞恩:“这么紧张我?”</p><p>俞恩觉得他可真是神经病,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她怎么能不紧张?</p><p>“你别在那儿恋爱脑了,人命关天,就算被小小挠的人是别人,我也会赶紧送人去医院。”俞恩没好气地丢给他一句,接着便一脚油门踩了出去继续朝医院疾驰。</p><p>傅廷远被她一句“恋爱脑”给堵得说不出话来,以及,恋爱脑这个词儿,她怎么就能想到用到他身上?</p><p>他哪里沾边了?</p><p>兀自气了一通之后傅廷远又淡定了,因为现在在俞恩身上,他好像确实有些恋爱脑。</p><p>就是她做什么他都觉得好,她对他提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只可惜她不提。</p><p>一路去了医院,挂了急诊,医生检查之后说不仅要打狂犬疫苗,还要打免疫蛋白球。</p><p>俞恩拿着医生开的单子匆匆去交钱,傅廷远拦住了她:“我自己付就行。”</p><p>俞恩不同意:“猫是我的,我得对你负责。”</p><p>傅廷远听到她说对他负责,顿时被气笑了:“俞恩,要说对我负责,你应该为那天早上在酒店的事对我负责。”</p><p>俞恩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他这话什么意思,傅廷远咬牙低声说:“你那么吊着我,我要是后面某方面功能出了问题,你得对我的后半生负责。”</p><p>俞恩的脸蹭得红了起来,原本她一直在努力忘记那天早上的事,他晚上找到她那儿说要看猫之后她也一直避而不谈这件事,没想到他这会儿倒提起来了。</p><p>他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处境,竟然还有心情去耍流氓!</p><p>又羞又恼,俞恩拿着单子转身去交钱,一句话都不想再跟傅廷远说。</p><p>傅廷远也没再跟她争执非要自己付钱,在俞恩交完钱之后老老实实跟着去打针了。</p><p>傅廷远起初以为就是打几针,可等打完好几针所谓的免疫蛋白球之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p><p>太他妈疼了。</p><p>他一大男人都差点被打哭,他咬紧牙关忍着疼,面上努力做出毫无波澜的样子来,心里却是恨得要命。</p><p>不恨别人,恨他自己。</p><p>他就不该买那只猫回来!</p><p>别人养只猫是为了快乐的,他弄只猫回来是要命的。</p><p>果然猫随主人,那只猫跟它的主人一样,专门要他的命。</p><p>俞恩看着他红肿的手背,一时间无比内疚:“很疼吗?”</p><p>俞恩从来没打过这种针,所以不知道很疼,更不知道会肿成这样。</p><p>傅廷远呵呵冷笑了一声说:“不疼,就是半条命都快没了。”</p><p>俞恩:“……”</p><p>他就直接说疼不就行了吗?</p><p>“对不起啊,我也没想到小小会这样。”</p><p>傅廷远见不得她这幅内疚的样子,抿了抿唇说道:“猫是我买的,也是我自己去动它的,你没必要跟我道歉。”</p><p>要知道,跟以前总是对她冷言冷语且漠视的傅廷远比,现在的傅廷远真是温柔的不像话,竟然还会安慰她让她不要内疚了。</p><p>俞恩不由得抬眼看向面前的男人,傅廷远也正好看向她。</p><p>这一看不要紧,四目相对之后,俞恩瞬间就想到了那个旖旎又混乱的早晨,表情顿时尴尬了起来。</p><p>那些画面实在是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俞恩就知道不能见他。</p><p>苏凝不是说傅廷远会好长一段时间都不会见她的吗,怎么她刚回江城他就跑去她家说要看猫?</p><p>尴尬之下她连忙起身说:“你能走了吗?我送你回家吧。”</p><p>傅廷远幽幽看了她一眼,起身迈步走人。</p><p>对傅廷远来说,那天早晨她人跑了,确实挺恼火尴尬,要不然他也不会一气之下就回江城了。</p><p>但随着持续跟她分离,他整个人都不好了。</p><p>除了想她,哪里还记得那些恼火和尴尬?</p><p>要开会也是他提出来的,就是为了将她人从北京给叫回来。</p><p>俞恩将傅廷远送回家,站在门口说道:“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p><p>这是她离婚之后第二次来到跟傅廷远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她一步都不想踏入。</p><p>傅廷远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给她看了看自己红肿的右手:“你看我像是没事的样子?”</p><p>俞恩只好作罢,认命地走了进去。</p><p>傅廷远迈步上楼,回卧室换衣服。</p><p>原本想故意折腾俞恩,叫她上来帮他换的,但又一想,到时候她真的帮他换了,最后遭罪的还是他自己。</p><p>再被撩出一身火来什么都不做,他的男性功能可能真的会出问题。</p><p>下楼之后俞恩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端了一杯水递给他,然后又问他:“你饿吗?我给你做点吃的?”</p><p>“不用。”虽然傅廷远很想吃她煮的东西,但他晚上吃过饭了,而且刚刚医院里折腾了那一通,他现在还在疼着,吃不下。</p><p>俞恩想了想说:“既然你也没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是不是可以走了?”</p><p>本来以为要帮他换衣服,结果他自己换了。</p><p>以为他要吃东西,他又说不用,现在水也给他倒了,洗澡医生暂时不让洗,俞恩不知道自己还能帮他做什么。</p><p>傅廷远不满地说:“谁说我没有需要你的地方了?”</p><p>俞恩一头雾水,傅廷远则是说:“你就坐在那儿,陪我。”</p><p>俞恩:“……”</p><p>他幼不幼稚啊。</p><p>作为离了婚的前夫和前妻,大半夜地面对面坐在沙发里,大眼瞪小眼,他不觉得尴尬吗?</p><p>俞恩刚要起身走人,就听傅廷远忽而问她:“叶文一家对你好吗?”</p><p>提到叶文还有叶家人,俞恩顿时满脸幸福:“他们对我很好,我以前从未感受到的家的温暖,在叶家全部感受到了。”</p><p>俞恩脸上灿然的笑容,让傅廷远抿唇沉默了下来。</p><p>她说她以前从未感受到家的温暖,这话直戳他的胸口。</p><p>因为她也曾经跟他组成过家庭,他从未给过她一丝家的温暖。</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