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觉得生疏而已

作品:《离婚后前夫总是想追我

<p>俞恩不知道傅廷远为什么忽然看起婚纱来了,但她心里的滋味并不好受。</p><p>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而是别开眼看向了窗外。</p><p>她跟傅廷远之间任何恩怨都已经成了过去,她再有情绪也不会在他面前表露。</p><p>两人一路无言,回了入住的酒店之后一踏进酒店大厅,果然就看到了等在那里的沈瑶跟崔天祥。</p><p>两人看似坐在那里悠然喝咖啡,但不停往酒店门口探头张望的行为泄露了他们内心的焦灼。</p><p>总算看到两人的人影之后,崔天祥第一个走了过来,主动跟他们打招呼:“傅总,小俞,你们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p><p>崔天祥边说着边不停地打量着他们两人脸上的表情,生怕错过什么细节。</p><p>傅廷远勾唇冷笑了一声,抬手一把搂过了身旁的俞恩来说:”我们约会去了。”</p><p>俞恩:“……”</p><p>他这是什么对付沈瑶跟崔天祥的招数?</p><p>以及,有必要搂着她吗?</p><p>崔天祥也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张了张嘴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来。</p><p>崔天祥处于震惊中,他可从没想到傅廷远跟俞恩之间有什么暧昧,沈瑶更是在他面前提过什么。</p><p>虽说上次他跟那副导演的事件,傅廷远也护着俞恩了,但他以为傅廷远就是觉得他们太过分了,所以才会那样火大地封杀了他们。</p><p>可能是一直以来沈瑶跟傅廷远之间的绯闻满天飞,给崔天祥造成了一种错觉,那就是傅廷远身边的女人,应该是沈瑶这样的名媛千金,俞恩这种家世平凡的女人,傅廷远根本不可能看上。</p><p>可现在……</p><p>崔天祥因为惊讶说不出话来,沈瑶则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p><p>她一直不相信傅廷远会真的爱上俞恩,她之前从傅倩倩那里听说过,傅廷远那天在俞恩被绑架的仓库里承认爱上俞恩了,沈瑶觉得太玄幻。</p><p>过去几年里,傅廷远一直不喜欢俞恩,怎么现在就喜欢上了呢?</p><p>崔天祥震惊,沈瑶咬牙,就在两人说不出话来的功夫,傅廷远搂着俞恩扬长而去。</p><p>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沈瑶才反应过来她跟崔天祥都没好好奚落俞恩一顿,瞬间气得又是好一番跺脚。</p><p>沈瑶将火气发到崔天祥身上:“你傻愣在那儿做什么呢?正事什么都没干!”</p><p>崔天祥回神,连忙跟她道歉:“不好意思啊沈总,我刚刚实在是被惊住了,傅总他跟俞恩怎么——”</p><p>崔天祥见沈瑶完全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于是又问:“你不惊讶他俩怎么有交集?”</p><p>沈瑶没好气地说:“有什么好惊讶的,俞恩那个人就是那副德行,表面看起来清纯,实际上就会爬男人的床!”</p><p>沈瑶故意抹黑俞恩,反正崔天祥也不知道傅廷远的前妻就是俞恩。</p><p>崔天祥听了她的话之后叉腰啐道:“上次周逸护着她,这会儿又勾搭上了傅总,真是看不出来,本事不小呢。”</p><p>沈瑶脸色很差地转身走到沙发里坐下,蹙眉说道:“现在叶文要求再编剧一段,你觉得他是什么意思?”</p><p>崔天祥尝过一次盗稿的甜头之后就什么都不想思考了:“管他什么意思呢,俞恩写什么我们弄什么过来就是了,只要动作比她快,一定能压垮她。”</p><p>“你没见他叶文跟咱们聊的多愉快吗?我这么多年的导演编剧经验,加上你的资本,他没有不投给我们的理由。”崔天祥很是得意洋洋,“傅廷远再有钱有什么用?俞恩是个寂寂无名的小编剧,完全没有拿得出手的正八经的作品。”</p><p>“她以前编剧的作品都是跟别人合作的,或者是给别人写大纲的,那个什么《容妃传》,虽然出彩,但拍都没开始拍,收视率和口碑完全没保障,叶文怎么可能买她的账。”</p><p>沈瑶被崔天祥一番话给说的情绪平稳了许多,她转而又说:“说到《容妃传》,我们不是连她这部分稿子也拿到手了吗,我们要不要加快动作,在他们之前开拍。”</p><p>只要他们先拍先上映,到时候钟文诚他们拍出来的就是抄袭剧了。</p><p>沈瑶跟崔天祥这两个人,从沈瑶筹备自己的公司接触崔天祥开始,两人都不需要明说就已经默认了彼此那些没有底线的行为。</p><p>所以沈瑶这样一说崔天祥马上就应道:“那自然要加快动作,我找的人应该快把剧本修好了。”</p><p>虽然他们拿到了俞恩电脑里的剧本,但也知道不能一字不落地全抄,所以崔天祥还是找人简单改了改的。</p><p>正如他们今天给叶文的稿子,也是按照俞恩的思路进行了修改。</p><p>但抄袭终究是抄袭,每个人的风格都是独特的,改了一个词儿,风格就全变了,叶文这种老编剧老作家,不可能感受不出来。</p><p>傅廷远搂着俞恩进了电梯之后,俞恩就第一时间往旁边迈了一步,主动拉开了她跟傅廷远之间的距离。</p><p>傅廷远不动声色地瞥了她一眼,继续若无其事。</p><p>俞恩不能淡定了,她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你干嘛要说我们约会这样的话?”</p><p>傅廷远淡淡说:“效果你不是也看到了吗?”</p><p>俞恩觉得她还是有必要把话说清楚:“我现在是有男朋友的人,万一被人拍到,传出去影响不好,别人又要说我脚踏两只船了。”</p><p>“而且钟总是公众人物,到时候对他的影响也不好。”</p><p>傅廷远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被她的话给气死,她倒是一心为钟文诚着想。</p><p>不过,既然都是男女朋友了,她为什么还那么生疏地称呼钟文诚为“钟总”?</p><p>这样想着他也将话问出了口:“你称呼自己的男朋友为‘钟总’?”</p><p>俞恩好一番心惊肉跳,心想他也未免太犀利了吧,这样的细节都能发现。</p><p>不过她还是淡淡地笑着回他:“称呼为钟总怎么了?没人规定不能这样称呼自己的男朋友吧?我喜欢这样叫他不行吗?”</p><p>傅廷远忽而微微弯腰凑近她,一双黑眸锐利而又深邃,就那样盯着她一字一句懒散说道:“没怎么,就是觉得……很生疏而已。”</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