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00章 学渣

作品:《都市战婿归来

    顾远带着云朵朵,躲在矿坑上方的一处土丘后方,看着矿坑中的战斗。

    顾远暗想,这秘境之中为什么还会有废弃的矿坑?这矿坑以前是什么矿?

    在这矿坑废弃之前,到底都有什么人来这里采矿呢?怎么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秘境之中也会有矿坑呢?难道这秘境之中也会有土著住吗?

    顾远压低声音,小声的问道,“朵朵,你知道关于秘境的事情吗?”

    云朵朵摇了摇头说,“在这之前我从未下过秘境,我不太清楚秘境的情况,师父从未向我提起过。

    我在师门中也没有什么朋友,我之前也没留意过这些。

    ”

    云朵朵想了想又说道,“我只知道秘境是一个门派修炼资源的重要来源。

    也就是说,如果秘境不存在了,门派可能就会垮掉。

    ”

    顾远听了有些吃惊,他只知道秘境对门派很重要,但却没有想到竟然重要到了这种地步!

    云朵朵接着说道:“不只是每个门派有自己的秘境,每隔一段时间玄境都会开启新的秘境,这些秘境很多门派都可以进去。

    当然是统一进去,不能单独进的。

    ”

    大约是觉得自己说的有点乱,怕顾远听不懂,云朵朵又想了一会儿才继续说: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就是每次这种秘境开启的时候,每个门派都会派出一定数量的弟子进入去抢夺资源。

    每次秘境开启,都有无数的弟子因为抢夺资源而惨死。

    也可以这么讲,秘境是玄境最危险的地方之一。

    ”

    顾远依然不太理解,“那这秘境为什么不能持续开启呢?”

    “秘境的开启需要很多东西,具体需要什么我也不太懂。

    ”

    顾远想了想,又问道,“那你知道秘境是怎么来的吗?我总觉得这秘境中的灵气格外的充沛,似乎是对咱们的修炼大有帮助。

    ”

    云朵朵有些诧异的抬头看了顾远一眼,“是的,秘境确实是能够加速我们的修炼,至于这秘境中的灵气来源……具体是什么原因,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不过我曾经听师祖说过,秘境中的灵气极有可能是利用秘法从遗弃之地抽来的,对了,就是你之前来的那个地方。

    这其中涉及到一个大秘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

    ”

    “什么?这秘境中的灵气是从遗弃之地抽来的?”

    顾远大惊,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难怪地球灵气匮乏,原来都被这帮货给抽走了!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云朵朵看着顾远的脸色非常难看,小心翼翼的说,

    “顾远哥哥,我也不能确定,我记得师祖他们好像是这么说的,你是生气了吗?之前也有从你们遗弃之地过来的人,但是都被太阴宗给抓走了。

    ”

    顾远摸了摸云朵朵的小脑袋没有说话,心里气得想要骂娘。

    太阴宗,顾远迟早要去会会他们,顾远对这个门派,可是没有什么好印象。

    “对了,顾远哥哥,我觉得你的修为比我刚遇见你的时候高了很多呢。

    ”

    “我已经到了炼气巅峰了,距离筑基只有半步之遥,平时我一直隐藏自己的修为,所以你感觉不到。

    ”

    顾远说完,轻轻释放了一下自己的气息。

    云朵朵眼睛一亮,“哇!顾远哥哥,你好厉害啊,那你什么时候能筑基成功啊?”

    “少则半月,多则一个月,我必能筑基成功!朵朵你也要勤加修炼才好……”

    云朵朵明显不想听这些,她小手向前一指,打断了顾远的话,“顾远哥哥,你快看那只凶兽出来了!”

    守护灵药的凶兽长着马的下半身,而上半身却是人形。

    顾远乍一看,还以为是见到了星座中的人马座。

    他在仔细一看,又发现这个凶兽和人马座并不一样。

    这人形凶兽的上半身,长着四只胳膊,身上还覆盖着蛇一般细密地鳞片。

    看起来颇为狰狞恐怖,和顾远之前在地球看到的人马座,还是有一些区别的。

    一时间顾远有些好奇,“朵朵,你认识这凶兽吗?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云朵朵摇了摇头,语气肯定的说,“我不认识!”

    这云朵朵用现在的话说,那就是个学渣呀!

    她不但凶兽不认识,就连灵药也分不清楚。

    也不知道她这么多年在玄坤山都是怎么过来的,

    顾远心想,这云朵朵也就是命好,要不是有个武尊的师父帮她开挂,估计她这辈子都别想要觉醒!

    “哇,这凶兽好高呀!”

    顾远向凶兽看过去。

    这半人半马的凶兽四足着地,身高大约得有三米左右。

    看上去高大威猛。

    它行动起来四条腿狂奔,有着马一样的奔驰速度。

    它的四条人形的胳膊,又握有四种不同的武器!

    一把铁锹,一把铁镐,一条铁链,还有一根带着暗红色血迹的狼牙棒。

    顾远看着有些发愣,这年头的凶兽都成精了吗?还能有武器?

    张明涵小队一行七人,显然在来之前已经知道了这只半人马凶兽的资料。

    顾远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小队明显合练了一套对付半人马凶兽的阵法。

    只是,他们显然低估了这半人马凶兽的能力。

    双方斗了不到半个小时,张明涵小队的成员就已经露出了明显的破绽。

    一个站在左侧,负责缠住半人马凶兽手中铁链的少年,被半人马凶兽一个转身,一脚踢中了胸膛。

    少年一声惨叫摔在不远处,看那少年大口吐血的样子,显然是胸骨已经被踢碎了,受伤不轻。

    合练的阵型被破,张明涵七人小队的情势,顿时变得岌岌可危。

    “张师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张师兄,你快想个办法啊,我们快顶不住了。

    ”

    矿坑中,张明涵小队合练对付半人马凶兽的阵型被破坏。

    阵型立刻失去了克制半人马凶兽的作用。

    眼看半人马凶兽逐渐占据了上风,小队的人心有些涣散。

    为了困住半人马凶兽,避免它奔跑起来进攻,小队的队员不得不疲于奔命,靠着不断补位,将半人马凶兽牢牢困在队伍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