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你家主人是谁啊?

作品:《夜九帝褚玦

    她立马上前阻止:“别!这菜还没长好呢,你要是饿了,我这儿有干粮!”

    “菜?”帝褚玦一脸沉思,“这是菜?”

    这么普通的东西,她为什么赞叹呢?

    “噗嗤!”

    夜九笑出声,拉着他的手走出菜园子,跟他解释,“重点不是菜,其实是这样的……”

    事实证明这个老婆是个文盲,没看过什么书,不太能理解她说的东西。

    于是夜九终于找到理由把他支去看书,单独行动了。

    这样难得的机会,当然是去找男人了!

    呃,是非常正经的那种。

    夜九翻了翻小本本,决定去妖域找季炎陵。

    妖域还是那个危机四伏的妖域,但她已经变得跟从前一样强大,十二妖将差点又被她干碎。

    她一路畅通无阻踏入妖域深处!

    奇怪的是,之前的妖域像一个没有规矩的山寨,妖怪们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十分混乱。

    但这个妖域却被管理得井井有条,妖怪们有房子住,有衣服穿,还读过书会思考会说话。

    甚至会排兵布阵,有秩序地支援和撤退。

    直到最后才溃不成军,变得混乱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

    “陛下,有一魔女闯入妖域,我们抵挡不住了!”

    前方一大群小妖怪连滚带爬,又喊又叫,乱作一团。

    夜九大步走进眼熟的城堡,抬头看向宝座上的妖皇,却是意外地挑眉:“你谁啊?”

    这里的妖皇,居然不是季炎陵了。

    那是一名看起来比季炎陵大几岁的男子。

    一头灰青色的长发,身着深蓝白色的长袍,容颜不算俊美,却也端正冷毅,有一股肃穆神圣之美,不容亵玩。

    最特别的是,他的眉心有一个精致冷清的皓月印记,有些许眼熟。

    乍一眼看过去。

    夜九只觉得这个男子不像妖皇,倒像是一位神君大人!

    男子淡漠地俯视着她,声音沉静而威严:“你是何人?为何要闯入妖域?”

    “爷来找人。”夜九道,“季炎陵在吗?”

    季炎陵?

    男子略作思索,又环视四下,众小妖都齐刷刷摇头。

    “季炎陵是谁?”

    “不知道啊,一听就不太聪明的亚子。”

    “我们可都是文化妖,不可能认识那种蠢蛋的。”

    小妖们一脸嫌弃。

    礼貌季炎陵:你吗?

    夜九憋笑,又问:“那敢问你叫什么名字?”

    闻言。

    男子的眸色冷漠,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我若回答,你会停止闹事么?”

    “当然。”夜九笑眯眯地道,“爷说了嘛,就是来找人的,只要你们不主动打架,爷就不会动手。”

    “镜月。”

    “镜……月?!”

    夜九差点把口水喷出来,不敢置信地盯着他。

    这可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镜月神君,她本是不记得的,多亏了夜司晏给她介绍,她才知道之前都是这家伙在暗算她。

    不过夜司晏说,镜月只是古板严苛,一心维持三界秩序,排斥所有不稳定的因素,并非是一个十足的恶人。

    如今一看,果不其然。

    就连绘世书都没办法改变他的性子,这得是多么大的一块老古董啊!

    夜司晏是怎么和一个老古董玩到一块的?

    镜月的眸子依旧沉寂如万年古潭:“你认识我?”

    “算是认识吧。”夜九散漫地耸耸肩,又忍不住调侃一句,“妖一向无法无天,恣睢疯狂,你不觉得你的性子更适合做神君吗?”

    此话一出。

    所有小妖都投来愤怒的目光,龇着牙要把她生吞活剥。

    对妖族来说,说它们的妖皇适合做神君,无疑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镜月却不为所动,如泰山般屹立不倒,狂风骤雨也难以撼动:“天地间万事万物自有其规律,我既生而为妖,便有我需要完成之事,与我的身份无关。”

    “龟龟……”

    夜九佩服地拍了拍手掌,“您这境界实在是高,那既然季炎陵不在,爷就去里头逛逛。放心,不会拆你们家的!”

    霸道总裁应该在里面,来都来了,顺便去看一眼。

    她话是这么说,妖族还是不放心,一路尾随。

    但她就跟泥鳅一样滑,没多久就把尾巴甩掉了。

    夜九根据记忆向妖域深处走去,没多久就找到了那座妖冶奢华的宫殿,殿灵虚影也在。

    不同的是,这座宫殿不再是她创造的了,也不知道主人是谁,一眼望去空荡荡一片。

    “有人吗?”

    夜九大步向里面走去,好半天都没看到半个影子。

    这座宫殿有天然的结界,风都吹不进来,死寂得可怕。

    忽然。

    “你……你是活人嘛?”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来。

    夜九侧头一瞧,居然是殿灵虚影,可怜巴巴地挂着不存在的泪珠,喜极而泣:“呜呜呜……这么多年终于有活物进来啦!”

    “???”

    她嘴角抽搐,看来又是一个可怜的留守儿童。

    不过也很合理,毕竟殿灵终生无法离开宫殿,几万年没有人说话,疯都疯了!

    现实里的虚影还有霸道总裁陪伴,不至于太无聊。

    “别哭了。”夜九摸摸它的头,“你家主人是谁啊?”

    虚影蹭了蹭她的手,十分骄傲地叉腰:“我家主人,不,我家主神是诛魔神君哦!超厉害der!”

    啊咧?

    夜九眨眨眼,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

    这感情好啊,她正愁没机会认识冥琊呢。

    这下好了,他的武器和房子都在她手上,四舍五入,他已经是她的儿子……呸,朋友了!

    夜九问:“他有很久没回来了吧?”

    “呜……”

    虚影的嘴一咧又要哭了,“自从我家主神被封为诛魔神君,每天都很忙,几乎风餐露宿,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了……而且那些老神棍说这种妖异的房子不适合神君居住,他就把房子丢到这来了,哇!”

    说完,它真的哭了,像一个被丢弃的小修勾。

    “好了好了,以后你就当爷是第二个主人吧,爷陪你。”夜九拍拍胸脯,“而且爷保证,会帮你找回诛魔神君!”

    虚影激动地转圈:“嗷!爷爷真好!谢谢爷爷!”

    “!??”

    “不是爷爷,算了,随你怎么叫吧。”

    夜九一边跟它说话,一边在大殿里溜达,“你有没有见过一坨黑黢黢的神兽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