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07章 霸王之花

作品:《巅峰

    人事任免**下发到湎泷这天傍晚,白钰在晏越泽、龙忠峻陪同下由钟离良驱车来到万亩银秋滩,名义上来视察项目准备情况,实则是到外面走走,散散心。

    乍听说周沐接替黎明复任湎泷市长的消息,白钰震惊之余又有些郁闷。

    周沐外号是“霸王花”,可白翎以前也被称作“霸王花”,怎么,怎么还没见面就象被她讨了便宜?

    走在松软的海沙滩边,迎面阵阵海风透着凛冽寒意,遥望湎泷港繁忙如昔,再远处则孤零零矗立着一排别墅。

    申委常委会还没结束,吴晓台已将周沐的全套资料发过来,然后打了个电话如释重负道:

    “那小娘儿们交给老弟收拾,注意了,她带刺的!”

    紧接着各方面资料都汇集到白钰手里,包括龙忠峻的背景调查和分析报告:

    周沐,女,36周岁,前宛东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副厅级),现提拔湎泷市长,正厅级。

    其履历堪称完美:岭南大学研究生;通过名校选调考试进了暨南申委组织部;29岁下派基层锻炼任某县副县长;31岁提拔为宛东某区区长;33岁提拔宛东副市长;35岁也就是去年进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按她踩着点提拔重用节奏,副市长到常务副市长应该享受正厅待遇,因为宛东本身是副省级,然而被前任市长张益平压了一下,组织考察时尽提反对意见,加之申委常委、宛东市委书记向昌盛也蛮不喜欢周沐张牙舞爪性格,虽没明说暗底下也做了点手脚,导致她在仕途前面道路上慢了小半拍。

    即使如此也算进步神速了,须知同龄的尹冬梅背倚京都两个家族也不过去年才提拔副厅常务副市长。

    那么,她到底何方神圣从仕途开端就开挂,在宛东市委副书记周黄居然因为查处“仙船盛宴”不力被问责之际,她不降反升,提拔到湎泷任正厅市长?

    都说要重视民意,这时候完全不顾及了。在官场,没有相当能量和能耐做不到啊。

    很简单一句话便可概括:她是岭南都家最小一门都海骄的儿媳妇。

    都海骄此前在省属国企业任职现已退休,儿子都跃憧则是暨南电网集团副总经理,一直在樊伟的儿子、董事长樊墨的“关心下顺利成长”。

    按不成文规矩,传统家族从第二代开始无论子弟多少只能一位从正,从军、从商者人数不限——规矩定在于云复、于道明兄弟从正之后,算是特例。岭南都家虽不在京都,从老爷子以降便恪守规矩,到目前是都建尹、都业淳父子在正界。

    但这条规矩有个bug或者说故意留的后门,即外姓不算。

    如于家前有于铁涯,后来方晟虽是女婿但不占用名额;于铁涯官场摔了跟斗后于正华由博物馆转到正界也能接受;至于闻洛等更是外戚不受制约。

    周沐从正理由也光明正大,是考入申委组织部后经人介绍给都跃憧,不久便嫁入岭南都家,从正在前,嫁到都家在后。

    岭南都家看中她什么呢?

    第一身份是少数民族,与生俱来的优势;第二根正苗红,爷爷、父亲都是国企钢铁工人;第三品学兼优,才智过人;第四长得漂亮。

    当然在都跃憧眼里前三点都不重要,在意的就是:漂亮、漂亮、漂亮!

    却疏忽了一点,周沐的脾气很坏。当然她在都家表现得低眉顺眼知书达理,在申委组织部领导同事眼里也是乖巧女孩形象。都家五门,随着岁月流逝和利益矛盾日益突出,相互之间关系并不融洽,然而很奇怪周沐偏偏很对都海婵的心意,每次看见就笑眯眯叫到屋里聊天。

    她刁蛮霸道到什么程序?市委常委会压倒多次形成的决议,到她手里就敢顶着不办;市长办公会当众冲吴晓台拍桌子,扬言“这事儿你吴晓台说了不算必须听我的”!

    吴晓台敢骂她吗?敢向申委反映吗?答案是,不敢。

    吴晓台空降宛东伊始看望养病的都建尹——刚刚调到暨南的省部级领导都有这个常规动作,也形成了惯例;按说市委书记也应该去的,白钰装作不知道,也的确没哪个省领导暗示过。

    都建尹当面说过,小周脾气不大好,晓台多包容多指点多培养,共同把宛东经济上个新台阶。

    明知自家侄媳妇脾气“不大好”,不去教训周沐却要领导“多包容”,吴晓台也只有苦笑的份了。

    都家将坏脾气的周沐安排到湎泷干嘛,专门发脾气吗?

    正好前期“三排查五甄别”告一段落,局势有所松懈,杭镜恰到好处组了个饭局,上次原班人马少了申委副秘书长迟征,多了宛东市长吴晓台。酒过三巡,牛登勃和吴晓台均借着酒意说了些内容,揭开了这次人事调整的面纱:

    周沐接替黎明复是庄楫台一箭多雕的妙招!

    白钰空降湎泷后强力打压屠郑雄,公开抓捕管委会干部、关闭交通卡口并将城港矛盾端到申委常委会,逼得省里接连下发**非常被动。都家早就打听到白钰不是善茬,否则宇文砚不会至今还猫在老家钓鱼,岗位都没着落。

    都海婵不怪罪白钰,倒对黎明复一肚气不高兴,认为他作为市委副书记、市长,没能在白钰与屠郑雄之间发挥调合作用,立场不坚定忽左忽右,特别在港岸会试点问题上明明应该帮屠郑雄,却受了茅克砜怂恿反而力挺白钰,令得宗晓渔一拳打了个空。

    宗晓渔也不是东西,做事三心二意,畏首畏尾没担当。

    庄楫台提拔周沐为湎泷市长,一是向都家实质性示好,她虽是五门媳妇,却为都建尹、都海婵所喜;二是为吴晓台搬开主正障碍;三是取代黎明复暗助屠郑雄,制约白钰以使湎泷稳定下来。

    “哎哎哎,今天真喝多了,刚才说的都是醉话,醉话。”说到最后牛登勃特意声明道。

    白钰来到轩辕首长座位旁敬酒时,轩辕首长起身离座特意到僻静的角落轻声提醒道:

    “看看,目前为止人家还没正面进攻,说明不想撕破脸皮,就保持这样的状态吧。”

    白钰深深点头:“我明白,首长。”

    轩辕首长的意思是岭南都家内心深处对京都白家、方晟系等比较忌惮,因此尽管白钰上任后采取一系列“很不友好”的动作,对都家也缺乏应有的礼貌,还是隐忍下来,宁可一方面让谭规取代宗晓渔加强省港务厅管理,另一方面派周沐到湎泷平衡和遏制,现在省里和都家都看出屠郑雄根本不是白钰的对手。

    吹了一晚上海风,回到市府大院时韩文波已等了很久,面有难色地说:

    “周大小姐还没到就出难题,白书记请看,这是下午正府办接的电话记录……”

    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周沐工作生活方面的各项要求,包括:

    办公室、宿舍重新刷白,办公室以淡蓝浅黄色调,宿舍蓝紫色并饰有花纹;

    所有家俱全部换成新的,办公室用真皮沙发,宿舍用布艺沙发;意大利进口水床和北欧冷色调餐桌;

    圣托里尼味熏香;小瓶装蜂蜜水要放置于每个可看到的位置;每间都必须有加湿器;

    办公室、宿舍必须放不同的花草和盆景,都列了详细品种……

    白钰看得又好气又好笑,将记录狠狠往桌上一拍,道:“她还是钢铁工人家庭出来的吗?没学到祖辈挥汗如雨的辛勤工作作风,倒学会了资产阶级腐朽情调!”

    韩文波道:“刷白、熏香、蜂蜜水、加湿器那些听起来啰嗦倒不值几个钱,但家俱换新就有点儿……以前没这样的先例。”

    说来说去担心引起市领导们有意见,特别白钰几个月上任就只简单打扫了一下,连窗帘、地毯等都没换。

    此外柏艳霞作为外地来的女干部,工作生活条件方面很随和,也没这么多讲究。

    白钰手指轻弹电话记录:“照办!湎泷不缺这点钱,别为杂七杂八的小事刚开始就闹得不愉快,大局为重。”

    “好的,”韩文波收起记录后又问,“关于市长专车的问题,周大小姐来了肯定会不高兴,恐怕要提前考虑。黎市长喜欢汽油车,那辆奥迪漏油、烧机油等小毛病不断,他又不肯换;正府那边了解周大小姐喜欢加长电动汽车……”

    白钰摆摆手:“等她来了再说,我是希望同志们以及她都摆正位置和心态,不要真把她当作大小姐。”

    “也是啊……”

    韩文波讨个没趣讪讪离开。

    屠郑雄那边听到风声,居然抢先送了辆美国进口的加长电动汽车,正府办领导们都松了口气暗想问题解决了。

    不料周沐来到湎泷见了崭新锃亮的加长电动汽车眉头一皱,问道:“刚买的?”

    陪同的周秘书长实言相告:“管委会屠书记派人送的。”

    周沐突然怒道:“退回去!我不要人家用剩下的!”

    “啊——”

    周秘书长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没想到周沐竟然很讨厌屠郑雄,那那那,那她来湎泷的目的是什么?

    消息传到市委那边,白钰也觉得奇怪,心道这位周大小姐还真的难测虚实,明明岭南都家派来助拳,第一天就给屠郑雄脸色看,莫非,她在搞疑兵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