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钻被窝

作品:《夫人又闹离婚了

听到这话,正在抹护手霜的容姝也停下了动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之前林天辰不是说,重点从渐冻症的医生,以及治疗渐冻症的医院方面找么,也没消息?”
傅景庭颔首,“没有发现这些机构,以及这些机构里的医生有接收过新的渐冻症病人,或者对外出诊过的记录,因此调查组的结论是,顾漫音没有治疗身体异常的意思。”
容姝拧眉,“没有治疗身体异常的意思,她疯了?”
渐冻症可是世界几大绝症之一,目前的医学史上,还没有治疗方法,只能简单的遏制。
而一旦发现得了渐冻症,不及早就医的话,身体就会快速僵硬,肌肉萎缩,到最后全身瘫痪,痛苦而死。
顾漫音为了不坐牢,金蝉脱壳都要逃出去,显然不是不惜命的人。
相反,顾漫音应该很惜命才对,毕竟顾漫音一心想让她死呢。
她都没死,顾漫音怎么可能会先死。
所以对于顾漫音不找医生这一行为,她表示很不理解。
不过在不理解,容姝也没打算一直想下去,那样太伤脑筋。
她继续抹着手上的护手霜,轻启红唇道:“不想这些了,不管她在哪里,只要她得了渐冻症,总有一天,她总会露出马脚,时间不早了,你先睡吧。”
等他睡着了,她再上去。
就这样上去,她有些不习惯,不适应。
然而傅景庭才没有照她的话做先睡,他掀开她的被子,拍了拍她睡得位置,“确实不早了,快上来。”
他一副期待着她赶紧上、床的样子,看的容姝嘴角抽了又抽。
她摇摇头,“不了,你先睡吧,你睡着了,我再上来。”
傅景庭瞬间明白了容姝的意思,害羞呢。
再加上他们现在还不是男女朋友,还不是夫妻,她又脸皮薄,做不到像他这么自然的上、床。
所以她才想等他睡着后再上来,这样可以避免很多尴尬。
但这一次,傅景庭却不愿意听她的。
房间里虽然也有暖气,但是一直坐在外面,也会很冷。
而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会睡着,所以他又怎么会让她在外面冷着呢。
“听话,快上来,你不上来,我也不睡,看谁耗得过谁。”傅景庭说完,拿起手机看着。
容姝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跟她耗上了,一时之间,气的眼睛都瞪圆了。
她知道,他就是故意的,就是想让她,在他醒着的时候上去。
哼,她偏偏不如他所愿。
容姝坐在化妆凳上,环着胳膊盯着傅景庭,等他睡着。
傅景庭当然也知道她在看他,但他假装不知,拇指漫不经心的划着手机屏幕。
他们两个现在就相当于是在比赛,她在比他是不是先睡着。
而他在比她到底能够外面等多久。
她想玩,那他就陪她玩。
正好他也想知道,他们到底谁会赢。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偌大的房间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容姝心里一直在默默的朝傅景庭念着快睡快睡。
然而傅景庭就是不睡,整个人精神的很。
这让容姝心里满是疲惫。
这样下去,她要等多久啊?
容姝垂下眼皮,遮住眼里的苦笑。
但即便如此,她也不能输,深吸口气后继续等。
又过了十几分钟,容姝原本暖和的双脚,这会儿也开始变凉了起来,就连后背,也逐渐泛起了凉意。
哪怕房间里的暖气是开着的,但是到了该睡觉的时候,如果不睡,也会感到冷,尤其是,她还穿着单薄的睡衣。
想着,容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床上的傅景庭见状,就知道她是冷了,心里叹了口气。
罢了,还是别跟她僵持了,万一冻病了,最后心疼的不还是自己么。
虽然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尽快睡着,但是装睡就行了。
正当傅景庭准备关掉手机躺下装睡的时候,化妆凳上的女人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
傅景庭连忙看过去,容姝突然红着一张小脸朝床的位置走来,步伐僵硬且步子也迈得比较小。
很显然,她走的很紧张,走得很屈辱。
傅景庭勾起薄唇,“不等我睡着了?”
等什么等,再等下去,她都冷死了。
在说,这里是她房间,要等也应该他等才对啊。
容姝眼神心虚的闪了闪,假装没听到男人的话,掀开自己的被子躺上去,把自己缩成一团,裹得严严实实的,跟个茧一样,看起来可爱又搞笑。
傅景庭没忍住,唇角弧度越发浓郁了些。
要不是知道她会拒绝,他真的很想俯下shen,将她这个茧宝宝全部包住。
那感觉,一定很充实吧。
“我再警告你一次。”容姝突然扭过头,鼓着眼睛等着男人,“不准钻我被窝,不然被我发现,我一定赶你出去,绝对不会再像昨晚那样把你留下。”
“好,我不钻。”傅景庭点头回道。
她回答的太快,容姝显然不会这么轻易相信,眨了眨眼睛说:“那你发誓。”
“好,我发誓。”傅景庭举起手,一脸认真的表情,“我保证不钻你被窝,不然复合的日期推迟。”
嘶……
容姝心里倒吸一口凉气。
他发了一个好恶毒的誓。
他那么急切的想跟她复合,现在为了保证不钻她被窝,都把复合日期拿来发誓了。
看来,她还是能相信他的。
容姝点点头,“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做不到,那就一个月后再谈复合的事,哼。”
说完,她把头转回去,闭上眼睛准备睡了。
傅景庭垂眸看着她,低笑一声。
不钻她被窝,的确是他说的,发的誓也是认真的。
但这不代表,他就不能跟她睡一个被窝了啊。
毕竟她只说了,让他不钻她被窝,可没说,她不钻他被窝啊。
思及此,傅景庭关掉手机,关灯躺下,闭上了眼睛。
等到身边女人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后,他知道,她睡着了。
随后,傅景庭睁开眼睛,借着暖气的温度显示器的光芒,轻轻的将卷在容姝身上的被子一点点抽出来,然后大手一挥,动作十分潇洒的把被子扔在地上。
紧接着,他把被自己的被子分了一半出去,给容姝盖上。
如此一来,他就达成了让容姝钻他被窝的目的了。
傅景庭往容姝那里挪了挪,挪到胸膛紧贴她的后背后才停下,然后伸出手,搭上她的腰,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翌日,容姝率先醒来。
一张开眼睛,她就立马察觉到不对。
熟悉的桎梏感,熟悉的清香,这感觉太熟悉了,跟前晚上她半夜突然醒来时遇到的一模一样。
某个不要脸的臭男人,又把她抱住了!
容姝猛地回头。
果然,傅景庭那张俊美绝伦的脸,就在她的脑后,距离她只有十公分的距离,他呼出的呼吸,还能打在她的脸上。
容姝气的咬唇。
她就不应该相信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