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79章 都想起来了

作品:《白绫稚苏楮墨

    云若柳慢慢悠悠的站直,随后目光锁定了她。

    她嘴里说不出半个清晰的字眼,咆哮着冲过来。

    白绫稚一脚将人揣在地上,随后踩在她的后背。

    “可惜了,倘若是其他人,说不准真的能得手。”

    她缓慢的摇了摇头:“但因为对象是你,所以苏钰亭的计划注定要失败。”

    她这会儿已经想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最开始,苏钰亭恐怕是想要借助云若柳的发疯,来干掉苏楮墨和她。

    但是在仔细想过之后,发现云若柳压根就不可能办得到。

    所以就换了个思路,怂恿皇帝过来问罪,然后,再让云若柳发疯。

    如果计划啊顺利实施,那皇帝现在应该是已经把她拿下,而云若柳趁机冲过来,狠狠地把她和苏楮墨捅上几刀。

    只可惜啊……

    她笑眯眯的仰头看着屋檐:“下来吧,事情解决了。”

    苏楮墨这才带着迟未从屋顶跳下。

    方才就是他们两个,拿着白绫稚做好的一瓶药,尽数洒在了云若柳的身上。

    否则,刚刚落在皇帝身上的那两刀,恐怕就是落在白绫稚身上了。

    云若柳痛苦不堪的哀嚎着,撕心裂肺的挣扎。

    指甲深深地抓进了土地,却感知不到任何疼痛的使劲在地上扒拉。

    手指已经被磨得露出森森白骨,她却还依旧执拗的挣扎。

    白绫稚眯起眼眸,望着房门紧闭的白幼渊房间。

    随后,她的脚上又用了几分力气,云若柳整个人被踩在地上,力气却依旧大的出奇。

    终于,门打开了,白幼渊端着一个药碗匆匆跑过来:“娘亲,完成了。”

    因为着急,他的脸上红红的。

    白绫稚迅速把药碗接过,苏楮墨就已经心领神会的将白幼渊抱起来遮住眼睛,把人抱走了。

    云若柳的下巴被抬起,一碗诡异色泽的汤药就这么硬生生灌了下去。

    随后,白绫稚松开了手,撤开了脚。

    云若柳脑子里昏昏沉沉,只觉得浑身疼的要炸了。

    混沌的脑子终于有了意识时,她控制不住的惨叫起来,这才看到了满地的血,和站在她面前的白绫稚。

    她下意识的拾起匕首就冲了过去。

    “贱人,我要杀了你!”

    白绫稚轻而易举的掐住她的脖颈,打落了匕首。

    “云若柳,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你为何会变成这样子,难道真的半点印象都没有了?”

    她凑在她耳边,声音如鬼魅:“这就是你心心念念能救你于水火的四皇子殿下,这才是他真实的样子。”

    云若柳浑身一颤。

    脑子疼的几乎要炸了。

    无数的碎片涌进脑海,她痛苦的蹲下来,双手捂住脑袋,发出惨烈的叫喊声。

    等彻底回想起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才惊恐的盯着浑身的伤口,和不住流血的手指。

    这都是……都是四皇子做的?

    她连死,都不能有尊严的死去,反而是被榨干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她觉得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迅速碎了!

    白绫稚唇角微勾,蹲下来挑起她的下巴:“都想起来了?你的四皇子殿下,是不是对你特别好?你都快死了,他还惦记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