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彩礼?嫁妆?

作品:《傅慎言陆欣然

闻言又扫了眼手里的文件,淡淡的点了点头,抿唇道,“所以,现在我成首富了?”
谈不上高兴吧,毕竟现在对我来说,资产的多寡并不是最重要的,比起这个,我更希望能安稳的陪伴孩子们成长,和傅慎言携手白头。
“可以这么说。”傅慎言淡淡道。
“哇偶~”我笑着扫了他一眼,配合着假装惊喜了一下,随即心照不宣的将文件放回桌上,“首富的感觉我已经体会过了,要我配合签的文件呢,拿出来吧,这些事以后就不用通知我了,你做主就行。”
转让股权只是为了钳制慕容天骄,现在已经成事,傅慎言让我看这些,大抵是需要我签字,将股权拿回去,才有资格签署一些重要文件。
让我之情是出于尊重,不过生意上的事他向来有把握,这时候的仪式感就显得有些多此一举。
结果傅慎言却耸了耸肩,假装无辜,“什么文件?”
我无奈,这男人又要耍什么把戏,“当然是把股权都转回到你名下的文件了,难不成你还真想让我坐这首富的位子?”
傅慎言闻言脸上的笑意更深,“不可以吗?”
下意识缩了下脖子,一脸怀疑,“傅慎言——这玩笑可不好笑。”
对于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子,傅慎言这份“礼物”或许会让对方高兴的昏了头脑,但我可不会上当。
上市的公司,那么大一个摊子,真要是接手,下半辈子都别想睡安稳觉了,傅慎言这是想当甩手掌柜呢!
傅慎言鼻息沉了沉,伸手把文件往我这边推了一把,黑眸深沉,认真的看着我,“这是彩礼。”
“嗯?”彩礼?
我笑他糊涂,“刚才还说老夫老妻呢,结婚都这么多年了,这时候说什么彩礼啊?再说了,当初老爷子已经给过了,哪有再给一次的道理,傅先生,就算你不想再管公司的事了,也找个像样点的理由吧?”
傅慎言长长的舒了口气,靠向身后的椅子,伸了个懒腰,靠在椅子上轻阖双眼,闭目养神,“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都说好的婚姻,对的人,会让女人活成孩子,依我看,傅慎言是要把这属于我的福利先抢了去。
摇头笑了笑,还不忘记催促他办正事,“不说这些了,赶快让陈毅准备好文件,签好了早点回去,别让客人等太久。”
收养顾南浔的人还在家里等着和我们见面,过门就是客,晾着不予理睬,可不是待客之道。
这时傅少爷忽然吊儿郎当的说了一句。
“娶我吧。”
空气凝固了一秒,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将散落的碎发拂到耳后,问道,“你说什么?”
傅少爷睁开眼,坐直身子,双手放到台面上,抬起右手,敲了敲桌上的文件,“既然你不肯接受彩礼,那这就是我的嫁妆,我们,最后再正式的结一次婚。”
四目相对,望着他深邃坚毅的眸子,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慎言却表现的很平静,“全球197个国家,全国性规模的新闻媒体大约600家,黄金时段投放广告的费用加起来大概是每天四千万,循环一周,三亿的预算,就走傅氏的流水......”
“等一下,”他这自说自话的,直接当我不存在了?“你在说什么,什么广告?”
傅慎言愣了一下,面色更加严肃,淡淡道,“当然是我们的婚礼宣传视频,娶我傅慎言,昭告全世界,难道不应该?”
是谁教他用这么认真的语气说这么无厘头的话?
“你正经点,别一口一个娶的。”我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怀疑傅慎言是被司音他们的惨状刺激到了,问道,“你没事吧?”
傅慎言沉默着盯着我看了几秒,随即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我跟前,毫无预兆的俯身把脸凑到我面前,吓得我立刻靠向椅背,他却得寸进尺,双手撑着椅子扶手,更加肆无忌惮的逼近。
直到我贴紧了椅背退无可退,他才停下,彼此的唇近在迟只,稍微动作,便会触碰到一起。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傅慎言黑眸深沉,眼底闪过一丝玩味,“给我个名分,对你来说就这么难?”
这嚣张的样子......他是料定我怕被占便宜了。
虽然不怎么愿意承认,但好歹我也是做过首富的人了,能这么轻易就被吓住?
吸了吸气,猛地坐直,傅慎言脖颈一缩,上半身就反射性的弹开了一段距离,整个人僵住了。
计谋得逞,我得意的勾了勾唇,“这就被吓住了,刚才要名分的时候,不是很嚣张?”
知道我是故意逗他,傅慎言牵了牵嘴角,蜻蜓点水的吻了我一下,便站直了身子,退开了,“我是认真的,上半辈子,傅慎言对沈姝的爱太克制,剩下的日子,除了让全世界都知道沈姝和傅慎言是一体,看到你的名字就想起我,沈姝和傅慎言变成共同体,都不足以表达我的重视。”
“将顾南浔送走,我们就去爱尔兰登记,办了婚礼之后,让沈钰他们照看孩子,我们去度蜜月。”
我现在可以确定,傅慎言是认真的了。
认真的想用度蜜月的借口,丢下孩子们享受二人世界,然后为所欲为。
已婚男人突然的浪漫讨好,用脚指头都能想到是为什么!
看穿他的心思,有些哭笑不得,“我知道你想干嘛,不过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都不是小孩子了,形式上的东西,能免则免,花几个亿宣传一个婚礼,太铺张了,你可是军人出身,勤俭节约的中华美德不能丢,否则傅老爷子就算在地下,也要气的给我托梦,说我祸国殃民了!”
不给傅慎言反驳的机会,说完,我便起身,拿着包朝门外走去,边走边说,“我这可是为你着想,堂堂的京城首都,顶天立地的男人,一下子成了倒插门的上门女婿,外人该说的多难听,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咱们还是低调,低调~”
故意拖了个长音,拉开门的瞬间,毫不犹豫的侧身走出去,生怕再被傅慎言擒住,乘电梯的时候,都刻意加快了步子,直到电梯门关上,才笑着松了口气。
傅慎言的性格我是清楚的,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为了成功享受二人世界,大概现在已经开始思考其他能说服我的办法了。
有点事转移注意力也好,起码能够证明,他是真的从慕容家的阴影里走出来了。
,content_num